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尊嚴和專業何價?

日期:2020-06-18 分類:行內行外 ]

美國黑人弗洛伊德事件突顯了美國歷史遺留下來的種族歧視和矛盾,其實種族問題的背後同時引出社會治安和貧富懸殊等嚴重問題的存在。據專家分析,最近三十年,大部分美國人的收入,在扣除通脹後,根本沒有增加,國民生活比之前更加拮據,愈來愈多在大城市工作的人,連租金都負擔不起,要在路邊搭營帳,或在棄車內度宿,為數不少的人要靠食物銀行供應來填肚充饑,輪候食物的人龍已成常見的街景,人們日常生活的質素亦不斷下降,收入低微的人根本沒法得到最必需的醫療服務,今次因疫情而浮現種種不公平和不平衡的現象至為突顯。因此一直以來,社會上有不少人批評在資本主義社會,無論政治、權力、經濟和社會制度,大部份都是由大財閥集團控制,導致制度不公,收入不均的情況。在此筆者不欲評論美國社會的實際情況,只是就以新冠肺炎疫情挽救經濟措施為例,歐美量化寬鬆政策又重走2008年金融海嘯救市的舊路,相信最大受益者又是財團和富豪們。回說香港社會,雖然沒有明顯的種族歧視,但從堅尼系指數來分析,反映出香港社會貧富懸殊嚴重,貧富差距一直站在全球榜首之列,也為一些有心人製造了政治議題,如香港在某些制度不徹底改革,社會遲早會出更嚴重的亂子。

雖然香港受中美糾紛、黑暴攬炒和疫情影響,但仍連續10年成為樓價最貴及難負擔城市榜首,若以家庭入息中位數計算,即港人想上樓要不吃不喝約21年,才能成事。經濟學人智庫日前發佈<全球生活成本調查2020>,整體來說,香港又成為全球生活最昂貴城市之一,可見要在香港生活並不容易。至於香港的金融業,看似繁盛,但本土公司和從業員要生存也不容易,業內同樣是弱肉強食,制度不公和收入不均之情況十分嚴重。筆者多年前曾發表「證券業是社會的縮影」的一篇文章,指出市場旺景並不代表業界從業員一定有所得益,港交所(00388)經常榮膺全球新股市場集資額的一哥,它是一間有特權的上市公司,提供給上市公司、市場參與者和投資者的服務收費,什麼交易徵費、上市費、過戶費和登記費等等,連報價資訊費也需繳納,收入渠道真是條條大路通羅馬,公司業績和盈利有保護傘,所以每年都有可觀的盈利。可是僅靠佣金收入的本土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和從業員在「零佣金」下又如何生存呢?證券業的最低佣金制度是在港交所上市前訂立的,目的是為了保障業界本土公司和從業員的收入和生存空間,但於2003年有關當局為了本身利益實施了「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從而犧牲了本土業界從業員的基本權益,也導致了本土公司結業數目年年遞增,令本土從業員叫苦連天!試問為什麼香港要設立最低工資來保障打工仔;的士計程車又可以有起錶制保障司機;旅遊業示不容許有「零團費」?而受規管的證券及期貨業,為何不可以有最低佣金制(服務費)呢?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不公道嗎?記得當年,有關當局為了安撫業界從業員和減少失業人數以及推廣證券業的發展,積極鼓勵從業員從事靠佣金收入的中介人業務,而證券及期貨持牌人士總算是專業人士,收取服務費也當屬正常不過。但自港交所上市後,兔死狗烹,有關當局只關注港交所的利益和發展,完全忽視本土從業員的生存空間,除了撤銷最低佣金制外,更不斷收緊規管條例,逼令本土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和從業員心灰意冷和難以維持生計。真想質疑為何有關當局總要製造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和社會矛盾呢?更可悲的是零佣金也促使持牌人士的專業價也變成「零」,於尊嚴又怎樣呢?還是由大家評論吧!

後記:黑暴和疫情下,香港失業率已近6%,政府急急推出撐企業保就業計劃,據政府公布,自僱人士的登記申請已超過約二十五萬名人士,證券及期貨業內的自僱人士也不少,但受惠人士應不多,只因從業員的收入和與公司沒有強積金的因素下未必符合資格申請,那只能領取持牌人士所得的2,000元,對那些受零佣金競爭壓逼的持牌人士來說,有幫助嗎?因此有關當局所謂的「撐企業保就業」政策,對金融證券及期貨業的弱勢群體來說也只是空談。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20年6月18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