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疫情突顯經濟政策失誤下的貧富懸殊加劇

日期:2020-05-07 分類:行內行外 ]

新冠肺炎疫情雖然無分國界、種族、信仰、階層、貴賤、貧富,但疫情爆發對弱勢群體的打擊更顯無情,同時反映出各國政府的執政心態、應變能力和執行力。這場疫情給各國的經濟帶來了嚴重的衝擊,一直以來筆者強調「政經分不開」,各國政府為應對經濟下滑,都採取不同的措施和手法來振興經濟,在振興經濟的同時,有個別政府為保持其執政的威信,不願意承認抗疫失誤,反將責任推卸別國,把疫情政治化,引起各國互相指責和批評。此外,抗疫期間,有些國家宣稱所有抗疫物資為戰略必需品需要保護,甚至千方百計用藉口進行搶奪,也有計劃自我生產,不假外求,這與全球一直推崇的經濟合作理論背道而馳。在實行資本主義和推動經濟全球化的過程中,各國分工共享和優化資源以及降低成本已是共識。可是自特朗普上任為美國總統後,他聲稱要推行美國優先政策,實行特殊的「保護主義」,更發動全球貿易戰,如今又把疫情政治化,更威脅向中國徵收一萬億美元關稅作懲罰。中國官媒強力反駁美方的言論,也要求美國交代疫情真相,雙方在疫情戰上爭拗不絕,最終會否成為世界金融經濟的另一隻黑天鵝,導致全球進入新一輪的貿易戰或冷戰,誰也難以估計?

由於香港的地位特殊,這兩年先後經歷貿易戰和黑暴的衝擊,本港經濟已受到嚴重的破壞,今年年初又爆發新冠肺炎,疫情令本港的經濟雪上加霜,各行各業都發生倒閉和裁員潮,令失業大軍人數激增,政府最新公布的失業率上升至4.2%,就業不足率上升至2.1%,同創十年新高,當中消費及旅遊行業失業率,已達金融海嘯後的最高水平。早前,財政司司長更預期香港經濟會出現-4至-7%的負增長,週二更公開聲稱本港今年首季本地生產總值(GDP)預測按年暴跌8.9%,按季亦大跌5.3%,為有紀錄以來最大跌幅,因此有經濟師預測目前的失業率仍未「見頂」,料將上升至8%。雖然香港政府為了扶持本港經濟和援助市民,先後推出兩輪防疫抗疫共1375億元基金,但卻被批評甩甩漏漏,未能惠及失業大軍,扶貧不够到位,現時多個行業的員工都放無薪假及被裁退,而大部份員工都手停口停,雖然港府意圖代公司出糧但也起不了作用,皆因已失業的員工未能受惠。因此有社會人士認為政府應盡快設立緊急失業援助金,甚至應成立永久的失業保障制度。不過無論政府甚樣喊口號「撐企業、保就業」,甚至推出任何措施也沒法惠及早已零收入,而又是自僱人士的證券及期貨從業員,這種苦痛感受是業外人士難以體會的。

香港貴為全球經濟最發達城市之一,也號稱國際金融中心,更多年成為全球上市集資額一哥,可是量度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卻同樣錄得高數值,根據世界人口報告(World Population Report 2020)全世界貧富懸殊最嚴重的10個國家或地區,依次是:萊索托、南非共和國、海地、博茨瓦納、納米比亞、贊比亞、科摩羅、香港、危地馬拉和巴拉圭。雖然香港排在第八位,其堅尼系數是53.9,但其他9個地區都是位於非洲或拉丁美洲,人均GDP最多都是1萬多美元,而香港則是6.6萬多美元,遠超其他9個地區,相對之下,香港的貧富懸殊可算)稱全球第一了,這又應屬誰的責任呢?筆者曾發表了一篇「證券業是社會縮影」的文章,內容提及政府政策主導了證券業,自2000年港交所(00388)上市後,港府的金融政策傾斜於港交所和外資,因此證券及期貨業的大部份利益只能盡歸港交所了,2003年業界實施「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直接打擊本土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和靠佣金生存從業員的收入,也是導致現時「零佣金」、「零收入」的幕後黑手,間接令證券及期貨業的弱勢中介人墮入貧窮線。無可置疑,現時證券市場的餅是大了,但能吃得到的人卻少了,這種縱容大財團進行掠奪財富的政策,並不只在證券及期貨業存在,其他行業也出現這樣趨勢,令普羅市民難以分享社會經濟發展的成果,相信這便是香港堅尼系數高踞榜首的主因。去年的黑暴和今年的疫情令本港經濟面臨倒退,同時也突顯了社會上的貧富懸殊問題嚴重,而政府的扶貧政策失誤更令貧者越貧,餐搵餐食餐餐清和手停口停的窮人生活更感困難,在疫情下多個行業都叫苦連天,有部份僱主和僱員都出現「零收入」。筆者相信疫情總會過去的,只是能捱得過的又是大財團吧!預計當疫情過後,大部份行業和僱員應可脫離「零收入」行列,只是證券及期貨業在「零佣金」下,自僱從業員的「零收入」實不易擺脫,試問是誰造成這樣的局面?又有誰能幫助他們脫離苦海?想是政府當局責無旁貸吧!

後記:今日的香港新聞真是日日新鮮,竟發生小學教師竄改「鴉片戰爭」的歴史教育學童,莫非現今的「言論自由」真可癲倒是非黑白和歪曲史實去荼毒下一代?筆者曾發表多篇有關造假、假消息和假新聞的文章,也說明了(現)因科技的進步,訊息比以前傳播得更快,令人真假難分,現實社會總有些人為求達到個人目的而做出自私行為,編造謊言,製造虛假和作假報告,筆者友人和自己也曾有親身經歴,並身受其害,只因當時受某些客觀因素所影響,除了沒人願意出來主持公道外,也沒有即時公開真相,公義無法伸張,因此犯法者至今仍未受到應有的懲罰,大家所受的委屈始終未能平反,是次筆者得到很大的教訓,也深感無奈和遺憾,只慨嘆世情就是這麼不公平和不公道。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擴散全球,病毒源頭和疫情通報遲緩已成為特朗普在美國挽回權勢的政治籌碼,因此特揚言向中國追討疫情責任,如中國現時不出聲反駁指控便變成默認,到時又重蹈筆者的經歷,疫情事件導致中美雙方隔空罵戰,料雙方的爭抝並非一時三刻便能平息,甚至可能永遠得不到真正的答案,強權和公理之間,究竟那一方能勝?難說啊!但是筆者仍深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人在做,天在看」,誰是誰非還是用時間來證實吧!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20年5月7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