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以事實論實事!

日期:2020-04-16 分類:行內行外 ]

新冠肺炎導致全球確診人數突破200萬人,死亡人數已超過13萬人,而早前輕視疫情的美國更成為重災區,截至昨日,已有約63萬人感染,26,000人死亡,美國總統特朗普不肯承認抗疫不力,反而把中國政府擺上檯,還和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公開舌戰,更決定對世衛暫停撥款和停止資助。疫情爆發初期,譚曾公讚揚特朗普的抗疫措施,如今卻出現了罵戰,美國反面不認人,真是世事如棋。此外,中美角力早已存在,只是有時暗戰,有時明戰而已,目前美國的確診人數是中國的8倍,死亡人數同是約中國的8倍,暫列全球首位,但美國人口卻只是中國約四分之一,從數據上看,兩國抗疫應變措施優劣分明,自有公論。特朗普為了連任,刻意轉移視線,把新冠病毒的責任強加於中國,因此特朗普評擊中國未即時公佈疫情及欠缺疫情的透明度,同時發表指世衛組織偏袒中國的言論,更污名化稱為中國病毒,企圖令中國和全球華人受到歧視。早前鍾南山院士曾公開指出,新冠病毒源頭未必始於武漢,必有其原因,以其目前在國際上的醫學地位,又剛獲得英國愛丁堡大學頒發傑出校友獎,料不會是無的放矢。

隨後更有英國和德國科學家發表研究報告:皆指出中國和歐美的病毒並非同一類型,目前很難就病毒源頭有個明確的答案,可見美國指責中國是病毒源頭的言論尚言之過早。而筆者也曾提及2009年豬流感爆發時,當時世衛總幹事中國香港陳馮富珍女士並沒有把猪流感稱為美國豬流感來污名化美國,如今美國卻大肆宣傳COVID-19為中國病毒,其言行除了是雙重標準外,其司馬昭之心,也無須多說了。可是美國掩蓋不了其霸道劣行,現今全球抗疫物資匱乏,美國一有機會便攔截他國的抗疫物資,相信全球只有美國如此霸道,可是聯合國能主持公道嗎?而被強搶了物資的國家也只能無奈地提出抗議,但這又如何呢,會有結果嗎?對於美國無理的指控,中國曾致函聯合國重申表示中國已向120多個國家及4個國際組織提供物資或救護人員的援助,並將繼續支持世衛,同時也希望各國政府尊重科學和事實,以團結合作的態度共同對抗疫情。事實證明中國對圍堵疫情的方法是有卓越的成效,前幾天武漢已恢復通關,試問如中國疫情仍未受控,確診治癒人數是虛假,中央政府敢冒這風險嗎?不怕失控內亂嗎?這個實實在在的答案,還是由各位看官自行判斷吧!反之,美國為打壓中國,繼封殺華為和限制中國傳媒採訪後,美國司法部又再出手,傳出將取消中國電訊在美國的營運權,這引證筆者一直在文章指出中美的博弈是永不會遏止的。

因疫情嚴重,全球經濟陷入衰退,香港自去年反對派和黑暴進行攬炒行動,至今他們可算是如願以償,香港現今真的出現停業失業浪潮,另出現有十三、四歲童匪持刀搶劫案的數目激增,這種情況是很少在黑暴前的香港社會發生,可是現時有部份社會人士還認為沒有不妥,更鼓吹違法可達義,這種道德敗壞風氣的趨勢真令人憂慮,可是反對派搞事者仍不就此收手,更有反對派議員宣稱要癱瘓政府一切政策,因此港澳辦和中聯辦逼不得已也要發聲批評。為拯救香港經濟,早前政府已公布第一輪的救經濟和紓民困的措施,上周再動用近1,400億元救市紓困,連同第一輪防疫抗疫基金和公布的紓困措施,共動用了近2,900億元,佔本地生產總值約一成,而今次較特別的是800億元保就業計劃,今次政府也頗為大手筆,為僱主提供工資五成補貼,每名僱員上限9,000元為期連續六個月。既然是保就業計劃,自然希望打工仔不會被解僱,只是目前有多個行業已陷入停擺,復業無期,經濟活動近乎癱瘓,現時企業倒閉和失業潮已經開始;以過往政府辦事的作風,總是慢幾拍,到時只怕企業結業和員工失業已成事實,政府又如何救企業和保就業呢?至於靠佣金收入的金融服務業從業員,在撤銷最低佣金制後,加上「零佣金」的衝擊,持牌的業界人士如同失業,試問2,000元的補貼,連租一個月床位的費用也不夠,可說是杯水車薪?另措施設自僱人士7,500元的補助,其幫助作用相對較好,希望業界人士要向政府積極爭取,只是筆者擔心對一直接近零收入而每月沒法供強積金的業界自僱從業員,這補助會如同虛設嗎?那還要看公布的細節了。

後記:金融證券及期貨服務業的現況正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自2000年港交所(00388)上市成為有特權的上市公司後,只著重本身利益,為求增大成交額和向外資「獻媚」,2003年實施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縱容銀行加入競爭,業界最終步入「零佣金」惡性競爭年代,在惡性和不公平競爭下,大部份參與者和從業員收入不斷減少,有關當局還不斷推出打壓業界的法例和指引,另法規和監管的成本又一直增加,加上判罰嚴苛責重,逼令本土中小型公司知難而退,從業員自然受到波及,在惡劣生存空間下,多年來已有不少本土公司和從業員離開行業,或要尋找兼職幫補家計。去年黑暴攬炒香港,破壞法治、社會和經濟環境,業內人士無奈離開行業數目不斷增加,現加上疫情,單看第一季宣布結業公司的數目便知一二,在零佣金的打擊下,政府補貼2,000元連購一家人所用的口罩錢也不夠,本工會雖然多番要求有關部門關注自僱入士的保障制度,可惜一直沒有得到回應,現社會有最低工資,為何業界自僱人士卻沒有最低佣金制去保障?怪不得有人批評有關當局對金融持牌人只是「貓哭老鼠假慈悲」哩!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20年4月16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