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雙重標準和特事特辦

日期:2020-04-09 分類:行內行外 ]

多年前美國和歐洲打出經濟全球一體化的旗幟,當年筆者已指出,此乃是美國意圖掠奪別國的漂亮口號,世界各國各自有其傳統文化、政治制度以及經濟體系,根本無可能全球能真正融為一體。無疑今日的科技、資訊、網絡、交通和物流的發展十分發達,帶動和加速了人和資金的流動性,但這並不意味經濟全球一體化已水到渠成,反之中國迅速崛起改變了世界的關係,迫使美國和西方國家等的國策重新定位,加上近期石油的產量和價格戰頻起硝煙,這意味著經濟全球一體化已成過去。自特朗普走馬上任美國總統,他即推出「美國優先」政策,這政策立即引發起全球貿易戰,同時更突顯了中美兩國之間的矛盾,在雙方的爭議和各方的評論文章中,往往都聽到或看到「雙重標準」這四個字。其實「雙重標準」的現象到處都存在,香港也不例外,近年更甚之,這令香港社會嚴重撕裂。「雙重標準」照字面解釋是指無正當理由地針對某一種特定行為,因實施的人不同,而導致評價褒貶不一的現象,可算是人與人之間的偏見或歧視,違反了公平、公正和公開的原則。而具有「雙重標準」的人通常都不承認自己有偏見,永遠都覺得自己所說的所做的都是合理和正確的。

舉例來說,新冠疫情在中國爆發,已證實會人傳人後,中國立即採取果斷措施限制國民到處流動,甚至在個別地區實施封關封城,不准群眾聚集,並即時向全球發出警示,通告此病毒的嚴重性。那時有個別國家和輿論,指責中國違反人權,打壓人民的自由,甚至有視頻播出執法者和群眾爭論的片段,更有人冷笑中國的封城行動過於嚴苛。當疫情在南韓和日本爆發,初期還不受重視,但後來兩國政府得知嚴重性迫近眉睫,便立即採取相應的行動,只是當時歐美各國仍未有警覺事態的嚴重性,也沒聽從世衛的勸告,事已至此,還可以怪誰?記得美國總統在新聞發佈會上更曾批評傳媒過份渲染疫情,也試過直斥某電視台是製造假新聞的電台,拒絕回答該台記者所提出的問題。此事如在香港發生,相信外國和香港的傳媒必定大造文章,指控港府打壓言論自由,這便是現世代人喜歡的「雙重標準」嗎?現今全球面對疫情擴散,多國已引用本國的<緊急法>限制群眾活動和限制抗疫物資出口,要增快生產抗疫物資等。疫情最嚴重的美國引用<國防生產法>徵用全國公私營資源應對新冠肺炎疫情。筆者感到奇怪的是,別國遲來的封城封關行動,卻聽不到有人叫喊嚴重剝奪人權和打壓自由等抗議之聲!那又是為什麼呢?而香港政府在緊急情況下使用<緊急法>卻遭人多多批評和尋求司法覆核,令港府今時推行任何政策也舉步維艱,這又是否「雙重標準」所造成的呢?至於為了抗疫資源,美國多次出手「攔途截劫」他國的抗疫物資,可是竟無人追究,噤若寒蟬,那又是什麼標準就不知了?此外,現時美國和個別西歐國家的新冠疫症確診和死亡人數超越中國,又有人開始質疑中國隱瞞實際確診和死亡人數,更狠批中國甚麼數據都可造假。事實今時今日,全球已進入全面互聯網時代,資訊傳播和透明度極高,加上這次抗疫不僅是中國重視,世衛同時監察,更是全球關注,中國的數據是匯集全國數據後公布發放的,中間涉及多個省市部門、程序和人手,實難有造假的空間以及難於操作造假,如真是造假,只要任何一步驟不協調,必定露餡和受人質疑,加上一旦穿煲代價極大,這麼高風險的事情,試問誰夠膽和會這麼愚蠢呢?相信各國政府也不會刻意這樣做,至於那些針對中國的言論是否「雙重標準」?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吧!

回說金融市場,上週最令香港股民震撼的消息莫過於匯控(00005)因應英國銀行監管機構審慎監管局的保留資本要求,在除淨後宣布不派發2019年第4季股息,這算是「特事特辦」嗎?雖然這種做法並沒有違反<上市條例>,但卻完全不合理,對股東極不公平,更是言而無信,叫投資者日後如何再相信匯控管理層的說話呢?何況不派股息的同時也會影響某類基金的投資策略,引起股價波動,匯控是藍籌股,更是在恒生指數中佔最大比例的成份股,其股價波動對市場有重大的影響,此事件可能會引起訴訟,作為監管香港上市公司和保護公眾投資者利益為前提的香港證監會會否就此事介入查詢或調查?有待觀察,只寄望有關當局可以公平處理,不要因匯控是國際機構和市值龐大而有「雙重標準」,料如有這樣類似事情發生在四、五線股身上,相信已被指為涉嫌有欺詐成份了。還有,今次疫情對中小型上市公司的營運打擊頗大,除了核數和股東大會可能延期外,公司業績一定受到某程度影響,相信大部份公司業績公布會見紅。目前有人批評證監會和港交所對市值較少的上市公司較為嚴苛,對市值龐大而無盈利的上市公司「獨角獸」則較為寬鬆,這會否出現「雙重標準」?還是留待大家細想吧!去年無論私人機構或上市公司都面對中美貿易戰和黑暴的衝擊,大部份已出現業績倒退,這是人禍,今年第一季更發生天災,全球爆發疫情,本港各行業全面受到打擊,某些企業營運甚至停頓。因此港府立即推出抗疫救亡行動,希望減少企業倒閉、結業和裁員潮,當然其中也會涉及上市公司,筆者期望有關當局能相應政府行動,也對上市企業手下留情「特事特辦」,對有困難或將被DQ的上市公司酌情處理,或延長其「掛牌壽命」,給予其或可翻身的機會,這也是投資者、市場和社會之福!

後記:港府因應疫情嚴峻發展,推出「限聚令」和「限酒令」,但由於推出的時間和範圍以及行業都有所不同和有所改變被評為「雙重標準」,其實在香港社會,「雙重標準」的現象已是見怪不怪,例如某些群體一直要求政府封關和減少人群聚集,但又卻經常鼓勵群眾聚集示威和在街上舉行祭奠;有些人一方面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但在國外遇難時,卻又以中國香港公民的身份向中國大使館求救;有人認為習武者拳頭是武器,相反改裝雨傘是用具等等,總之林林總總,光怪陸離。至於在商業社會,可以有最低工資,的士有起錶價,旅遊業禁止零團費,但香港金融服務業的證券及期貨則可以存在「零佣金」和撤銷最低佣金制,更是「一業兩管」,而同是中介團體的港交所則享有特權收取各種專利昂貴的徵費,究竟又是什麼標準?還是又一項特事特辦?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20年4月9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