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共同抗疫難、保就業更是天馬行空

日期:2020-04-09 分類:行內行外 ]

新冠病毒疫情來勢洶洶並迅速向全球肆虐,現已超過200多個國家或地區受到感染,據今早消息,全球累積確診個案已超過93萬宗,死亡人數達46,000人,目前美國已成為染疫人數最多的國家,其次為意大利、西班牙,隨後為中國,而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死亡人數更遠超中國,現時中國新增確診人數日益減少,而大部份新個案更是境外輸入,可見中國的疫情已初步受到控制。現時美國紐約市疫症患者人數增幅驚人,市長更公開估計全市將會有一半人口受到病毒感染,即有420萬人,其言論悲觀至極。早前有香港傳染病專家也曾指出,估計香港將會有140萬人受到感染及14,000人死亡,現時更改口謂香港有機會一半人受到感染,這等言論是否過於誇張?筆者不敢評論!有感太過火的言論只怕對整件事情不但沒有幫助,反而引起社會不必要的恐慌,更容易導致「盲搶炎」;不過專家之言論,往往不用負上任何責任,反觀持牌的證券業人士,公開發表言論總是戰戰兢兢,以避免觸犯證券條例被人追究,可見現時世人所訂的制度,總是存有雙重標準和界線。

在武漢爆發疫情初期,中國為了增加透明度,把每天的確診、治癒、死亡和新增的數據於當天即時公布,但卻被外界指責數據不盡不實和隱瞞疫情。由於中國在發現疫症爆發初期,早已採用快檢確診早隔離的政策,令疫情迅速受到控制,近期的確診個案多數是由境外輸入。有人認為這與中國採用選擇性測試有關,其實由於各國或地區的測試準則、方法和抗疫制度不同,加上各地文化、測試劑量、甚至試劑質素也不同,很難有統一的標準,只靠當地政府向市民負責任,往往造成各地公布的確診人數、新增個案和死亡率都有不確定的差異。目前疫情持續全球擴散,大家應該團結一致,共同抗疫,何必互相指責和批評呢?今日的疫情已成為全人類的共同敵人,但美國政府仍是兩面三刀製造矛盾。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公開表明不會再用「中國病毒」這字眼,但國務卿蓬佩奧卻在G7集團會議上,仍以「武漢病毒」名稱發言,特朗普則立即質疑中國的病毒測試是否符合準則,以及製造病毒源頭言論等等。此外,特朗普還簽署了<台北法案>,同時縱容<華爾街日報>發表辱華標題的文章和限制內地傳媒等舉動,又批評世衛組織一直偏袒中國,卻又表示曾與中國領導人習主席通話討論新冠病毒疫情,並感謝中方為美方提供醫療物資,表示中方會理解美方的困難處境,願意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等等言論。這種兩面人的做法只是玩弄政治手腕而已,可見現時社會上對事物的判斷總喜歡採用雙重標準。前時世衛組織早已發出警告,希望各國政府採取所有行動去對抵抗疫情,最後的得病和死亡人數,則取決於各國所進行的疾控行動,事實上世衛組織亦無權干涉各國的抗疫行動。世衛總幹事譚德塞曾讚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抗疫上處理得當,但目前美國確診人數已踞全球首位,公布確診入數已超過21萬,因此被批評其抗疫措施推出太遲,造成今時今日疫情嚴重的局面。另有網民發起聯署行動,一致認為世衛總幹事譚德塞對抗疫一事有失誤,要求譚辭職,特朗普也批評世衛組織一直偏袒中國。此外,也有美國人在美國提出訴訟,控告是中國將病毒傳播到美國,提出要向中國賠償,這些做法又是否恰當合理?當自有公論!只是此刻理應各國齊心共同抗疫,卻有人將其變成政治化,確實有所不當,目的何在?相信大家心知肚明!

回說全球經濟,由於「佛系治療」概念失效,已有多國探用封關封土以阻止新冠病毒疫情擴散,但這種做法必然拖垮經濟,令股市大幅下挫,因此連一直對美國經濟信心爆棚的美國總統,也坦言美國經濟可能步入衰退;為挽救經濟信心,美聯儲局決定短時間內減息兩次,無限量印銀紙(QEn),如放水不夠可再放水,這次放水行動各國都緊緊跟隨。美國共和黨和民主兩黨雖然不和並常有爭拗,但今次放水是涉及美國經濟和美國人民利益,兩黨很快便達成一致共識,最終達成2萬2仟億美元挽救經濟方案,向市民大灑金錢抗疫。反觀香港立法會的臨時撥款議案,因多次人數不足而無法通過,這可能導致政府機構停止運作,更嚴重有可能影響民生和醫療等社會事項,在此非常時期議員們仍不肯合作齊心抗疫,這決不是香港市民之福,怪不得早前公佈全球金融中心指數排名,香港連降三級跌至第六位,指數是由營商環境、金融體系發展、人才資本、聲譽、基建等作為評級,如現時香港的經濟和政治環境再無法改善,黑衣人示威攬炒破壞行動繼續,料「紐倫港」的雅號將難再復見,只怕「東方之珠」漸漸失去光芒,變成褪色的威尼斯、鹿特丹和動亂停不了的貝魯特等城市了。

後記:經濟學者估計,本港全年經濟增長將錄得負增長約3%或甚至更差,有勞工界人士擔心失業大軍隨時突破20萬人,但到目前為止政府還沒有真正具體方案應對,而政府推出的救市方案,只是杯水車薪,無論頭痛或腳痛都治不了,上週更加強規管餐飲和部份娛樂消遣業,有中小企批評這類措施擺明又是「要大唔要細」,只好關門大吉,這又是重蹈證券及期貨業「要大唔要細」的舊路,當年證券及期貨業要接受「零佣金」的惡法制度,而現時很多行業、店舖和員工也要面對「零收入」的現象,極有可能對企業進行毀滅性的打擊,試問這是誰的錯?如中小企大規模結業,政府又如何做到自己所說的「保行業、保就業」呢?至今筆者仍想不出有哪個正當行業或員工可以長期「零收入」下仍可以支撐得住?相信這個答案真要問問政府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20年4月2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