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中美戰線再起風雲

日期:2020-03-26 分類:行內行外 ]

「政經」實在是分不開的,隨著新冠病毒疫情越爆越烈,全球金融市場出現重大震盪,各地股市相繼「急插」。原以為中港澳三地疫情基本上已受控制,市場可望轉穩,但由於疫情在歐美和中東多國大爆發,個別國家的死亡人數令人震驚。歐美和中東多國也陸續收緊出入境限制,香港特區政府日前分別宣布:25日周三凌晨起禁止非本港人士乘飛機入境,另已於19日凌晨起,抵港人士均須接受14日家居強制檢疫。而世界各國由於國情和資源的不同,所採取應對疫情的方法和收取費用也有所不同,因此引發了全球人口的大流動,增加了疫情擴散的風險,令中港澳三地輸入的感染個䅁驟然增加,這更體驗病毒無分國界這句說話。全世界的資金市場同樣不分國界,各地股票市場同樣齊齊下跌,無一倖免;不過話雖如此,美國總統特朗普不但不推動共同抗疫,卻有意挑起事端,把COVID-19病毒疫症稱為「中國病毒」,令新冠肺炎病毒的名稱也變得政治化。自特朗普上任後一直強調推行「美國優先」政策,刻意挑起中美貿易戰,導致全球經濟陰霾籠罩,將全球推入經濟危機,現今公然漠視世衛對COVID-19病毒的定名,而稱之為「中國病毒」,其極端野蠻之行為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確實少見,明顯又是將矛頭直指中國。

有分析家認為,由於中國能成功於短時間內有效控制疫情,而美國政府初期卻漠視疫情的嚴重性,故令疫情急速擴散,受到世人越來越多的批評,特朗普為了轉移人們的視線,多次在發言中故意使用「中國病毒」字眼,更批評中國應該及早向全球發出警報,並辯稱使用「中國病毒」並非種族主義的行為,他續指病毒來自中國武漢,但中國工程院院士鍾南山則反駁稱:雖然疫情在武漢首先爆發,卻並不等於病毒源頭在武漢,目前仍沒有科學證實源頭一定在武漢,鍾又表示新冠狀病毒並非一次感染便能終生免疫,更不能靠集體免疫方法去解決,應以聯防聯控的預防方法,從源頭預防才能遏止疫情擴散,用最古老的方法是最有效,這些言論正是針對某些國家或地區所用的抗疫措施,誰的說法正確還待日後考證。不過從數據來看,中國國内的疫情已明顯受到控制,至於病毒名稱的糾紛,中國外交部更直接批評美國將新冠肺炎稱呼為「中國病毒」是污名化中國,並聲明從未接收過美國向世界承諾的任何援助,反之多個國家或地區均有公開鳴謝和要求中國的支援,相信是非黑白自有公論。關於源頭探究的問題,中國一直強調答案應由科學家來作答,網絡上傳出不少有關論述疫症源頭的文章,筆者也曾看了多篇,也有出自日本和意大利等國家專家的分析,聲稱病毒在武漢爆發前早已在中國境外存在。筆者並非科學家,實不敢妄加揣測,還是留待大家自我判斷,但總覺得美國政府在本國疫情爆發時開口推卸責任實是有愧於國民。此外,在疫情爆發初期,美國並沒有派人隨世衛專家團到中國了解新冠肺炎病情,原因何在?也值得考究,是否美國對此病毒早已瞭如指掌,無需加以研究?木宰羊!筆者記得2009年的豬流感(Swine influenza SIV)在美國爆發,曾累及214個國家或地區,最終統計全球死亡人數近30萬人,但當時互聯網發展未及現時普及,資訊也沒有這麼多和快速傳達,各地民眾對病情的發展所知更少,加上美國一向聲大夾惡,囂張跋扈,因此鮮有國家指責。筆者所知當年世衛總幹事正是中國香港的陳馮富珍,世衛和中國並沒稱豬流感為「美國豬流感」(America Pig Influenza),試問如「美國豬流感」的稱號傳遍全球,美國人會不反感嗎?

中國人古語有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次美國總統特朗普屢稱COVID-19為「中國病毒」,其動機何在?真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如今特朗普又改口風,聲稱不再用「中國病毒」一詞,作為國家領導人,說話總是信口雌黃,怎叫人信服呢?而今天互聯網發達,資訊渠道確是增多了,但卻更難辨真假,真有無奈之感!如社會權威人士和KOL總喜歪曲事實,遺害無窮,實非社會之福。其實自特朗普上任後,中美衝突已由檯底趨向表面化,雖然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已簽定,但筆者也曾多次提及中美之爭仍會喋喋不休,戰線必定更廣泛。因此除了早前的中美貿易戰外,在近期疫情口水戰之前,中美早已出現外交風波,中國為針對美方數週前將五家中國媒體駐美機構列為「外國使團」,中國作出對等要求,向<美國之音>、<時代週刊>、<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這五家美國媒體駐華分社,向中國申報在中國境內所有工作人員、財務、經營、所擁有不動產資訊等書面材料。當然兩國為了此事仍會繼續「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各不相讓,互相指責,如大家還記得,自「華為」事件以來,是誰一直主動挑起兩國的紛爭呢?目的只有一個,那就不用多說了,如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紛爭未止,金融市場只會繼續出現動盪,這也是無可避免的。

後記: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撰文表示:政府會做好防疫抗疫的工作,並已推出多項措施穩定香港經濟,以保存經濟元氣與動力,面對未來的衝擊,希望協助企業度過難關,讓打工仔保住份工,是政府當前最重要的工作。更指在全力穩定經濟的同時,一直帶領各監管機構,以跨市場、聯動式即時監察各個金融環節的情況,尤其著重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打官腔的說話當然好聽,可惜做來又是兩碼事,2003年製造「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明顯將靠佣金收入生存的金融服務業中小型公司和從業員趕出證券市場,只讓有特權的港交所(00388)收取高昂的費用,加上監管條例不斷增多和收緊,另經營成本不斷增加,如今行內結業公司一年比一年多,而從業員則一直是「零」收入,試問如何協助企業渡過難關,讓打工仔保住份工?真令人感覺又是講一套做一套。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20年3月26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