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勿再一次好心做壞事?

日期:2019-12-12 分類:行內行外 ]

股票創業板轉瞬間已成立20個年頭了,當年互聯網熱潮興起,港交所(00388)因此急急推出創業板,成立目的主要是希望迎接科網股上市這潮流。當時無論是政府、港交所、市場參與者、從業員和投資者,皆對科網潮充滿無限憧憬,想必可分一杯羹,可惜科網股熱潮來得急去得快,很快便爆破了,股民投資損失不菲,港交所的如意算盤也未能打響。當年有關當局為了吸引企業在創業板上市,在2008年簡化創業板上市企業轉板程序,間接變成主板上市掛牌的踏腳石,這項措施同時也吸引不少企業用來借殼上市,但為了遏止殼股「借屍還魂」活動,去年港交所取消了轉板的簡易程序,並調高創業板新股上市的門檻,但這種做法涉疑打擊了中小企業在港上市的意欲和持牌人士以及持牌法團的生意來源,很明顯現時的創業板可說是收場慘淡。事實在今時今日,有關當局不但沒有好好扶持中小型企業上市,還不斷訂立新條例打壓上市公司,其旨意是要去蕪存菁,提升上市公司質素云云,同時也引入除牌新機制,令不少上市公司陷入除牌危機,另外還收緊證券融資指引,造成近年多隻細價股驟然暴跌和急瀉,甚至引致停牌,就算其後股份復牌,股價也面目全非,害得普羅投資者遍體麟傷。據悉上周有小股東分別到證監會和政府總部集會,抗議證監會濫權,記憶所及小投資者是第一次向證監會舉行集會抗議,相信示威者主要是投訴停牌制度對小股東極為不利及不公平,希望喚起有關當局關注,停牌制度理應考慮小投資者的利益,從網上視頻所見,部份示威者情緒相當激動,幸好最後沒有暴力和不快事件發生。這類和平示威行動沒有給香港帶來任何破壞和滋擾,相信大部份香港市民可接受的。其實筆者曾在<行內行外>文章多次提出,停牌或除牌制度過嚴,對香港整體金融市場未必有利,對小股東來說更為不公平,只會令小投資者逃生無門。

目前某些停牌或被除牌公司的業務仍在正常運作,只是由於小股東沒有渠道把手上股份套現,命運掌握在他人手上,最後他們所持的資產很大機會變成「零」致化為烏有了。其實現時科技發達,只要有關當局首肯,在港交所之買賣主板外設另一交易平台,俗稱「逃生門」,專為這類停牌或除牌公司的股票進行交易,給被綁的投資者有條生路,也可讓有意收購的白武士多一個機會,有想是港交所不欲開放他們的特權,還是未曾想及這一步?其實這類平台在美國早已存在,也不是什麼新鮮事物,在美國稱為粉紅單市場,主要功能就是提供買賣,讓那些不在或沒有足夠條件在美國證券交易所或納斯達克交易所掛牌上市的公司進行場外交易。美國粉紅單市場不受證監會監管,所有風險均是自負責任的市場,交易買賣的股票都是由經紀自願報價的公司股份,這類公司大多數是無法定期提供財務報告或因資不抵債等,不能正常運作的公司。在這市場買賣的投資者都非常清楚其風險,並願意承擔該風險,因此有關當局應毋須過份擔心投資者的指責和投訴,反之這類市場的運作,可能有機會救活一些公司和投資者,也令證券公司和從業員可參與多一個市場和多一個謀生機會,這何樂而不為呢?

市場除了停牌和除牌「加辣」外,有關當局正研究推出停市機制,停市機制目的是在市場大幅波動時提供臨時冷靜期,讓投資者重新檢討交易策略,筆者認為這種做法原意是好的,但只怕是與<逃犯條例>情況同出一轍,好心做壞事?推出後恐做成難於收拾的局面。如今證監會已一直收緊證券融資條例,令資金流動性減少,觸發部份細價股股價急跌,股民無法公平合理地沽出手上的股票,感覺是有關當局正是人為操控市場的始作俑者,因此導致投資者不滿而作出是次的遊行和示威行動,抗議證監會濫權,若港交所又實施停市機制致令投資者逃生無門時,只怕遊行再會重現。目前香港社會環境市民怨氣太多,冀望有關當局對不利本土業界和普羅投資者的措施,還是暫緩為妙。筆者從業幾十年,除了對延長交易時間外,從沒有業界人士和投資者會對市場正常交易而有怨言,反之,無故停市卻引起不滿,87年股災停市已是一次深刻的教訓,當然其他國家也有停牌停市制度,但外國投資者多以基金形式,散戶投資者的比例較少,香港則散戶比較多。基金投資,大部份基金經理管理的資產並不是自己的血汗金錢,心態和心理都與散戶投資者不同,有

後記: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2018年結果揭盅,無論閱讀,數學和科學,香港學生的排名全部下跌,其排名比澳門更低,中國內地三科都是排名第一,這個評估是針對2018年的學習能力,當時還未發生蒙面黑衣人的暴力事件,今日據警方逮捕示威者的數字來看,大部份被捕者都是年青人,相信很多仍是在求學階段,試問一日只有24小時,學生分心把時間花在暴力示威和破壞社會上,那還會有時間、心情和專心去學習呢?香港未能好好培養本地人才,又何來競爭力呢?筆者真擔心繼續下去,香港的排名永遠追不上中國內地、新加坡和澳門了,怪不得有人說香港已損失兩代人了,真不知如此困境如何衝破!筆者屢屢批評香港完全沒有扶持本土金融業人才,原來這個問題已不只是發生在金融界了,政府有關當局如仍無辦法解決現時的困局,日後的香港將成為鹿特丹和貝魯特的混合體已不出奇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9年12月12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