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構建「對話平台」有汲取經驗嗎?

日期:2019-08-29 分類:行內行外 ]

<逃犯條例>筆者執筆之時,正值電視媒體直播九龍灣警方和示威者對峙的現場實況,在以往的星期五、六、日三天,皆是超級市場推出貨品優惠價格的好日子,方便休假市民血拼的購物日。但近三個月來,逢星期五、六、日,卻是警方和示威者火拚之日子,也是市民心情忐忑地坐在電視機前,凝望著現場直播示威的情況,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誰也不希望香港出現今日之暴亂局面。隨著示威規模一再擴大和時間的延伸,各行各業的經濟環境已開始受到影響,港股自然也好不到那裡。上週有業內人士表示金融證券公司經營困難,近期收入大跌九成,更透露最近有華資經紀行為求自保,向低營業額的經紀收取「成本費」,出現了股票經紀貼錢打工的怪現象。其實這種慘況,自2003年實施「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後,令銀行合法地加入競爭和業界最終走向「零佣金」之路後,股票經紀要自己負擔成本費現象已偶有發生,只是這兩年,中美貿易戰本已令部份資金停滯不前,而近期的<逃犯條例>風波,更令香港政局不穩,引發資金撤離,導致本土傳統證券及期貨公司對行業顿失信心。無可否認近期投資氣氛確令本土業內人士心淡,但話說回來「冰封三尺, 非一日之寒!」近期的政治和經濟動盪,並不會導致經營多年的業內人士毅然離開行業,其實最令本土經營者心死的,是有關當局不斷推出打壓業界的法例和指引,在惡性和不公平競爭下,證券商收入不斷減少,而設立符合法規和監管的成本卻一直增加,加上有關當局罰則嚴苛重手,經營成本和收入與判罰代價不成比例,那怎不叫中小型公司存有退意呢?試問連公司也捱不住,從業員的生存必然更加困難。

有關當局不僅要打壓中小型證券公司,連中小型上市公司也出手打壓,一直以來,中小型證券公司的客戶多數是散戶投資者,而他們都鍾情炒賣中小型上市公司的股份,當然中小型上市公司的股價上落的幅度比較大,業績的穩定性也不及國企或大型藍籌股,但由於炒賣該類股份所動用的資金較少,風險雖高,但散戶卻樂此不疲。自從香港證監會刻意遏止中小型上市公司股權轉讓活動和收緊這類上市公司的借貸,間接打擊了中小型證券公司的成交額,隨後有關當局近期的行動變成2003年細價股事件的延續,只是今次所用的手法較高明而已,為甚麼這樣說呢?由於今年10月證監會新的證券按揭條例正式實施,大部份證券公司為了符合證監會的要求,在年初起已逐步減少對中小型上市公司的借貸比例,這形成部份中小型上市公司,出現缺水的情況,缺水的後果會如何?相信近期有些股票發生崩盤現象,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其實兩年前香港證監會已開始收緊內地中資集團對在港附屬公司的借貸,證監會接二連三收緊上市公司的借貸,這直接影響部份上市公司的資金流,間接影響公司的業績,加上中美貿易戰和近期的政治不穩定,十月死線將近,在骨牌效應下,某些股票出現洗倉潮,大家不難發現自從今年初起,急跌的細價股股份為數不少,估計被蒸發的資金共超過百億元。

筆者料這類公司再要重回昔日的高位並不容易,受到損失的自然是買入這類股份的投資者,這種股價急跌的現象和當年細價股事件不遑多讓,所不同的是當年細價股事件,股票跌得急而速,在一兩日之內股價暴跌至面目全非,而今次的下跌,只是拖長了時間,跌浪分段拾級而下或突然一日急跌,但投資者的損失和結果是一樣的。而今次的跌幅和被蒸發的資金,其實比上次細價股事件可能更大和更多,只是下跌的日子攤長而不覺而已,故今次業界和投資者的回響也沒有上次那麼大,這可算是有關當局策略的成功嗎?還是業界感到麻木或是灰心,已無意去反映和呼救呢?至於今次中小型股份的急跌,是否跟當年細價股事件一樣涉及人為因素?相信無人會去考究了。

後記:政府為解決<逃犯修例>爭議,特首表示構建「對話平台」以尋求各界社會人士的建議,並邀請多位來自政界,教育,宗教,學者,以及社會知名人士等表達意見。不過筆者相信這個「對話平台」也難接受現時示威者提出的要求。此外,這個「對話平台」究竟會有多大公信力,是否能令大部份市民滿意,也是很值得懷疑?在此敏感時刻,筆者也不敢多言或批評政府的對策及政策,不過筆者個人只擔心「對話平台」對解決事件幫助不大,誠如筆者也曾稱謂現時急急派糖也是無補於事。事實從過往紀錄,政府給市民的信任度是不夠的,就以證券及期貨業為例,有關當局的諮詢,總是被人批評為假諮詢,意見接受,既定政策照舊,例如「一業兩管」、「撤銷最低佣金制」,以及延長交易時間等政策。這些措施對行業打擊最大,本工會一直極力反對,但結果怎樣?「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直接打擊行業的生存空間,而縮減午膳時間,直接打擊從業員與客戶的溝通和推廣銷售業務,間接打擊生意源頭,無論業界怎樣反映實況也是白費心機和唇舌,當局仍是意見接受,既定政策照舊。還有筆者也曾不斷提及政府所成立的金融諮詢機搆,例如金發局,金融業諮詢委員會,港交所諮詢機構等等委員會內閣成員,真是粒粒皆星,可是推出的政策卻全不貼地,只彷如幫助大財團或外資掠奪香港社會的財富,只因星星高高在上活在天空裏的,對基層從業員從不了解,當然很難會有實際的幫助,幸好香港金融界從業員大部分都是順民,從來逆來順受,有示威但從不搞事;但今時今日的黑衣人示威者可就不容易應付了,也不是有關當局三言兩語的敷衍話就可平息。筆者真擔心政府的「對話平台」成員又是粒粒皆星,可是對平息現時雙方僵持的局面,未必能起到積極有效的作用。至於金融證券及期貨業,筆者不敢奢望有「對話平台」,只希望有關當局能兌現承諾,重新檢討最低佣金制以減少業界人士的怨氣和解行業燃眉之急。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9年8月29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