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舊瓶新酒的戰略規劃

日期:2019-03-07 分類:行內行外 ]

上周港交所(00388)公佈全年業績,在改革上市制度的因素下,去年港股市場創下多項新的紀録,集資額再次成為全球一哥,也帶動證券市場的成交額表現理想,去年全年總盈利達93億元,較2017年增26%。 不過,那些新股上市後,不足一年所蒸發的股份市值,總金額是否也是世界第一呢?就無法統計了!港交所業績公佈後,隨即宣佈新的戰略規劃,其口號是「連接全球,立足中國,擁抱科技」,這口號其實並不是甚麼新噱頭,感覺上只是往日的政策伸延或重新包裝,再次推銷而已。早在多年前,港交所已著意吸引全球或各地區大型企業來港上市,在招攬美納指七雄的時代已有這個概念,因此才有後來在港交所上市的俄鋁及鐵貨等股票。至於港交所近期多次意欲吸納中東企業來港上市,「沙特阿美」最為明顯,但繼七雄及2010年俄國有兩企業來港上市後,試問還有俄國的企業和歐美國家的企業來港上市嗎?去年「沙特阿美」改名為「沙特國家石油公司」,最後在哪裡上市?花落誰家暫且拭目以待吧!

港股市場現時最大的競爭對手應是美國,日前聽聞有多間內地新經濟企業,擬打算取消來港上市的念頭而轉赴美國上市。還有,內地已在加快創科版的啓動,到時港交所想要連接全球的計劃,真是談何容易!其實這個想法和概念不是今天才出現,只是一直在努力,但未能如願以償矣。現在港交所希望通過重新包裝再次推出,成功與否?有待分曉。至於港交所想把產品推至全球買賣,或買賣他國的產品,估計也只是一廂情願的想法,事實港交所除了股票市場因有內地大型國企和民企掛牌及中央政策支持較受中/港/外資歡迎外,商品期貨市場則仍「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筆者早於10多年前已在<行內行外>文章多次批評港交所,沒有好好把握絕佳發展商品期貨市場的時機,因此港交所至今仍是被謔稱為「單蹄馬」,缺乏一個全面的商品期貨市場。2012年港交所購入倫敦商品交易所(LME) 的時候,聲勢浩大震天響,今日成績如何?對香港的商品期貨市場發展有何幫助,相信無庸多說了。香港回歸後,內地企業,無論國企還是民企,大型企業還是中小型企業,都前赴後繼來港上市,現連無盈利和(同股不同權)的企業也可來港上市。據資料顯示,目前在港上市的內地企業,無論以資金或數量計,市場所佔的比例早已超過一半,內地企業已全面立足香港市場,可見這是內地政府給香港經濟政策的一部分,如硬說港交所立足中國,這是否有點本末倒置呢?更何況現時內地股票每日市場的成交量,比香港市場大約十倍。上周,內地股市的單日成交額超過萬億,對香港而言,真是有小巫見大巫之況。有傳言內地場外資金配置比率是1:10,如數字無誤,借貸寬鬆度頗為驚人,反之,香港有關當局正擬收緊證券公司的孖展借貸,可見如此下去,兩地市場未來發展的遠景將榮辱互見,要不是早前中央政府大灣區的規劃綱領重提香港是區內的金融中心,否則不出十年,相信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穩了。

雖然中央對香港的定位有明確的指定,但正如筆者在前時<行內行外>的文章曾提出了一個問題:如人民幣成為全球流通貨幣,那港幣的存在價值會否下降?到時大家可問問自己,你會持有人民幣還是港幣呢?還有,如隨著內地金融市場法制不斷成熟,資金交易金額日益龐大,香港的投資者會否鍾情投資內地股票市場,還是仍留在香港股票市場投資呢?試問到時香港又靠什麼來保持現有的獨特優勢呢?所謂擁抱科技,規劃內容提及推出新一代交易平臺,其通過併購或與合作夥伴結盟提升整體科技實力,以及優化滬深港互通機制和推出新產品,試問在現今世界,哪一行業不是要靠擁抱科技來繼續生存,連資產管理也要利用人工智慧(AI )作為投資分析工具,何況是一個被稱頌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交易所,吹捧這戰略似乎有點行貨而已。此外,新戰略也提及靠內部提升和優化交易制度,並積極推動「同股不同權」和未有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股份納入港股通。除了收購深圳金融科企,又成立國際諮詢委員會和重組高層架搆,相信為了新規劃,港交所的人事變動和職位安排也會有所變動,可是業界在「零佣金」制度下,這一切對靠佣金收入的本土券商和從業員得益毫無幫助。

後記:港交所業績無甚驚喜,新戰略規劃也並無新意。港交所去年業績是繼續靠「零佣金」刺激交投和新上市制度來增加收入,可算是策略取勝,只是有靠犧牲他人而成就自己的感覺,無疑是損人利己吧!現時港交所的新戰略規劃內提及研究實施遙距參與者的安排,這又是否意味再次犧牲本地參與者而成就港交所大業的做法?故技是否再度重施呢?這真要看看其做法的內容細節了。如真的故態復萌,業界除了再埋怨港交所缺乏社會責任、兔死狗烹外,還可做甚麼呢?不過,恕筆者在潑冷水,港交所的新規劃只會帶來短暫憧憬,對整體業務的發展應幫助不大,大家單看現時深圳的GDP已超越香港,只是如以人均計,香港仍較深圳高,但不要忘記,深圳的流動人口較香港多,大部份廉價勞工都是由外省輸入,因此若以人均數收入來統計已難算準,但在招攬和培訓人才方面,深圳明顯較香港積極和大度,競爭下去,香港只會被抛離得更遠。而本港的金融業,欲想與上海競爭,似乎真是以卵擊石,何況近年已有不少內地金融機構來港建立基地,更聘用內地人士到港工作,現時在中上環的街道和寫字樓以及金融業的活動,說普通話的人士到處皆是,相信假以時日,香港的金融業也變成內地人的天下,其實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因此並不是港交所連接全球,立足中國,擁抱科技,而是中國金融進駐香港,連接全球,至於香港的科技發展,更遠遠不及內地深圳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9年3月7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