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揾食真是艱難!

日期:2019-02-28 分類:行內行外 ]

上周本港傳媒報導的幾則新聞,驟眼看來,雖然所提及的工種或消息與證券及期貨行業風馬牛不相及,但其行業的生態和現象卻恰如金融服務業的趨向相似。2月16日香港一份免費報章頭版大字標題寫著:「無飯鐘,公廁開餐,清潔工悲歌」,這段新聞的圖片,是網民把在公廁內拍到的照片放上網,引起社會大眾回響,大部份網民都慨歎揾食艱難,質疑是否超越了底線?筆者看到這段新聞後,內心即時反應:「零佣金,無飯鐘,工作桌上開餐,香港證券從業員的悲歌」。筆者不知道同業是否有同感?只是緬懷往日業界有最低佣金制的保障和兩小時的午膳時間,大家可與客戶和業內友好交流的情景,這對證券業務也有所裨益。現時中午只有一小時飯鐘時間,離檯前和回公司需開關機以及核對買賣,還有出外總要輪候電梯,連上落往返前後可能都已耗了近半小時,試問還剩餘多少時間用膳呢?有時還要面對客戶的查詢,如趕不及只好在工作桌上吃了。至於這一小時的吃飯時間是否有收入呢?相信不用說也都知道,只是金融服務業始終是文職工作,沒有勞動階層這麼辛勞,但現時大部份只靠佣金收入的自僱從業員,每月佣金的收入可能比清潔工的薪金還少,筆者已在此欄目多次提及香港的「自僱人士」全無保障,所謂「自僱」其實只是較「失業」好聽而已,可惜從沒有受到社會人士和壓力團體關注,只能歎聲喊句:「揾食艱難!」

 另一則又是「揾食艱難」的報導,有傳媒指稱地產代理重現「無底戰士」,即地產經紀僱員沒有底薪,全靠佣金收入維生。報導又指雖然地產代理佣金比率調升,但由於新盤交易急跌和生意歸邊(只集中在四大地產代理公司),因此中小型代理公司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很多地產代理員工,被迫由全職轉為兼職,估計未來數年,市場將有一萬名地產代理被淘汰,是耶非耶?有待觀察。市場有此言論,受到社會大眾關注嗎?其實這種現象與證券及期貨業情況十分類似,靠佣金生存的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已做了十多年「無底戰士」,所不同之處是,自2003年撤銷最低佣金制後,交易佣金不是調升,反之繼續向下調,更出現「零佣金」的惡性競爭,因此就算市場成交額如何增加,零乘的積數結果也是零,可見戰況比地產代理更為慘烈。事實已有不少靠佣金收入的從業員離開行業,部分更嘗試尋找兼職來幫補家計,行業情況未受人關注而已。至於為何沒有人關心?是由於事態無人反映,還是政府冷漠?或是弱勢群體在社會影響力不大呢?筆者木宰羊!

第三則報導則便直接與行業有關了,上周證監會向3間證券公司發出限制通知書,凍結某些客戶帳戶的資產,其理由是由於有上市公司涉及披露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財務資料。證監會凍結客戶的資產已不是第一次,只是坊間傳出該上市公司已停牌多時,筆者不知該客戶和上市公司有什麼關連,只知如上市公司已停牌了一段頗長時間,而證監會現時才採取行動凍結資產會否太遲?記得當年洪良國際因造假被證監會勒令停牌和凍結資產,最後洪良國際更要斥資約10億元回購公眾小股東股份,這可算洪良國際小股東較幸運。至於同時因招股章程內涉及錯誤陳述的群星紙業被凍結約20億元資產,而法庭也裁定群星紙業要向小股東回水,但有股民稱只能拿回投資額的四十分之一,因大部份資產已不能追回或已支付了法律和其他費用。這顯示雖然有關當局出手凍結上市公司或客戶資產,但並不代表小股東一定能拿回所投資的資金,如無法及早凍結資產,對小股東來說便是不利。而有關當局又不能隨便凍結某人或公司的資產,現時很多上市公司都是內地企業,而兩地的司法制度不同,加上大部份上市公司都是在海外註冊,不易採取行動,這確也是投資市場的風險死結,當然有好質素的上市公司便無此憂慮,對此種種複雜的因素,已是香港證監會的難題,同時也是以盈利為主,又兼負審批企業上市的港交所(00388)面對的大難題。

後記:日前證監會行攻總裁歐達禮表示:將會投置更多資源在前置式監管的策略上,而在監管通訊中曾透露有企業申請上市,證監會就申請人財務資料的準確性提出質詢,最終申請人無法提供合理解釋而撤回上市申請。而另一宗則證監會就有關上市公司收購項目的收購價提出疑問,最後該上市公司沒有回應致令收購行動也失效,這顯示證監會前置式監管功能湊效,減少了公眾投資者的損失。不過,在前置式監管下,並不代表萬無一失,市場便會天下太平,上周已有沽空機構研究報告指出教育企業新高教(02001)上市資料嚴重造假,利潤注入水份,該機構更說明曾實地勘察和造訪大量學生和老師,證明所說無訛,報告一出,新高教股價自然急跌,當然新高教隨後發文澄清,直指研究報告的指控及資料失實和有誤導性。兩者的言論均是言之鑿鑿,誰真誰假?恕筆者暫無法分辨,唯好留待有關當局審查吧!只是這次事件再次帶出了一些疑問,第一,市一場一直有聲音提出沽空機構應由誰來監管?第二,如研究報告證實有誤導性而造成擾亂市場應否負上責任?由誰執法判罰?第三,此類機構應否領牌?第四,如無法例監管,這是否對持牌人士不公呢?因持牌人士總對上市公司的評論戰戰兢兢,說錯了便是誤導累人損失,更甚的是要負上刑責,以誹謗罪被人告上法庭,真是慨歎「揾食艱難」矣!!!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9年2月28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