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不一樣的天空

日期:2019-01-17 分類:行內行外 ]

去年2月證監會刊刊載的 《執法通信》,列出去年其執法的工作重點,內容提出打擊企業欺詐為重中之重的工作,其中重點包括市場內幕交易及操控,中介人和保荐人的失當行為,以及在洗錢方面會否存在內部監控的缺失。前年開始,證監會採用了前置式監管,在此制度下,證監會可對未上市或已上市的公司作出實時監管和跨部門合作,並盡早介入市場的違規行為,更可向保荐人或上市申請人提問,目的是為了防止俗稱細價股的新股在上市後出現暴升暴跌情況。據證監會主席早前透露,證監會採用前置式監管得到正面成效,上市公司首日和上市後短期大幅波動情況收斂,啤殼活動和出現老千股的機會也因此而減少,市場的情況是否確實如此?還是讓投資者自己親身感受和見證,筆者不在此評論。回想2017年市場發生的「謎網50」事件,雖然有市場人士認為是次股壇風暴主因是涉及有評股人公開發表50隻不能買入的港股名單有關,但同時也有人認為證監會前置式監管才是這次細價股暴跌的真正導火線,筆者不為此事件妄下判斷,何況它所引發的法律糾紛仍在審理中,真相還待日後分曉吧!只是雖然有證監會的前置式監管,但去年上市企業的質素備受非議,去年大部份新股上市的股價都「破發」向下,就算是市值龐大的企業,其股價也是「向下炒」,跌幅頗為不少,哪究竟這類股票又可否同被列為「老千股」呢?前置式監管似乎對這類股份起不了作用,說到這裏,筆者更不敢妄語了,還是留待那位敢言的評股人發表這類向下炒的股份應否會列為「謎網新經濟股」了?現時新股上市後股價走勢不如理想,市場已充斥不滿聲音批評港交所(00388)審批上市企業重量不重質,同時更埋怨香港有關當局只放寬大企業的上市條例,而對中小企業的上市條件和生存空間則越收越緊,絕不公平也。

  觀乎由創業板轉去主板掛牌的程序進一步收緊,這種做法,間接令銀行或金融公司都不敢貿然支持創業企業在創業板上市,這變相不鼓勵小型企業在創業板上市集資,也令現時已在創業板上市的企業感到被人「賣豬仔」,上市之路更難行,更突顯有關當局的政策是扶大棄小,這與內地政府的政策成強列對比,內地政府一直有政策支持中小型企業和創業精神,否則也不會推出<十二。五>計劃,更在1月9日國家總理在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中決定再推出一系列針對扶持小微企業的措施。至於香港特區政府,一直以來有否對本土中小企加以扶持呢?大家有目共睹吧!尤其是金融服務業,特區政府不僅沒有扶持本土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更實施「一業兩管」和強行「撤銷最低佣金制」等等政策,這都是有關當局和港交所為了私欲而犠牲在香港為金融業打拼了幾十年的本土業界人士的鐡證。更甚是莫過於日前港交所有言論把上市新股「破發」的責任歸咎於散戶短線沽貨,因此提議修改新股發售機制,降低供公眾認購新股的比例,此語一出,筆者不禁無名火起,試問哪個投資者不想賺錢沽貨?大家都知道訂立企業上市條件責任在於港交所,港交所沒有好好把關和招攬優質企業來港上市,現倒轉過來怪責投資者不作長線投資,試問港交所如投資者長線持有的企業股份是否包賺?虧本了由港交所賠償嗎?香港是全球最自由的投資市場,投資者有權選擇買入和賣出股票的時間和價格,有關當局不應把股價的升跌影響推卸在散戶投資者身上,甚至更提出扣減散戶認購新股份額,這是否有點自打嘴巴呢?一時又不准介紹形式上市,一時又禁止股權過於集中,一時又說散戶佔份太多,究竟這是甚麼一回事?

回想當年推出備兌認股證時,工會和筆者已提出這類產品不適合散戶參與,外地很多國家只接受基金和機構投資者參與這類衍生產品買賣,但有關當局卻置若罔聞,時至今日,散戶在這類產品損失的金錢也是天文數字,那投資者又應責怪誰呢?如有關當局不讓散戶參與,散戶便沒有機會有所損失了,如今新股股價下跌,竟然責在散戶投資者頭上,這是甚麼道理?只慨歎:「不一樣的天空啊!」

後記:2003年香港證券及期貨業撤銷了最低佣金制令行業進入了黑洞,2011年5月1日<最低工資條例>正式實施,首個最低工資金額定於時薪為28元,並訂定兩年檢討一次,時至今日2019年,最低工資將於5月1日調升至時薪37.5元,8年的加幅約33%。至於證券業的佣金則由0.25%調低至0%,跌幅100%。渣打銀行(香港)預告於今年二月,股票交易服務收費將會調升,但並不代表業界的佣金可增加收費,在沒有最低佣金制下,料零佣金仍然存在,只是證券及期貨業務並不是銀行的主流業務,現有部份銀行早已全面或局部結束證券及期貨業務,並已裁減人手,但經營了幾十年的本土證券及期貨公司和從業員則轉營困難,他們還可轉職甚麼呢?為何有關當局要實施「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呢?只慨歎同一屋簷下有不一樣的天空!!!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9年1月17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