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2018何人歡喜何人愁?

日期:2018-12-20 分類:行內行外 ]

現時所謂大數據時代,是由於近代科技發達發展,人類可運用高端精密的電腦,處理收集得來的各類數據,建立龐大的數據庫加以分析,再用科學統計,可為多種行業提供針對性服務,提升行業效率,在今時日常生活中,坊眾都很容易成為數據收集的對象而不自覺。目前,大部份的數據統計報告,大多用作商業用途,當然也有部份為政府作制訂日後社會發展政策和資源分配的參考資料。至於統計報告的結果總有時令人憂喜參半,不過無論統計的結果是喜還是憂,如涉及香港國際名聲或社會議題,便會有特區官員走出來解說,報喜的便稱數字令人興奮,如報告的結果令人憂慮的便謂統計數字有水份,或不能盡信云云,總之官字兩個口,大家心裡有數,聽罷我們只好會心微笑矣!早前有統計報告指香港的「貧窮率」創九年新高,五個人中便有一個是窮人,如單看這個報告,確實令人難以置信。

香港是一個經濟發展成熟的地區,也是國際金融中心,貴為全球企業上市集資額的一哥,社會怎可能有這樣的「貧窮率」呢?如所言非虛,這算是香港的恥辱嗎?更何況香港特區一直設有扶貧委員會,為何社會越扶越貧?倒真諷刺!那只好問問特區政府為什麼會有這個現象了?記得筆者多年前曾在本欄發表過兩篇文章,標題是:「證券業是社會縮影」和「資本主義社會的掠奪」,內容主要述及香港證券業從業員和本土華資公司,在特區政府推行的政策下難以生存。政府從沒有扶持和保障本土金融人才,香港在特區政府涉嫌重富輕貧的政策下,大部份中、低基層的市民只會被大企業大財團繼續剝奪。目前香港經濟仍保持繁榮及持續發展,差不多全民就業,又有最低工資的保障,可是在職貧窮的問題卻日益嚴重,這只可證明香港的經濟結構,只是有利於財團和有錢人,在通脹高企的日子下,工資保障框框形同虛設,更何況政府外判計劃被評為拉低工資的政策。就金融證券業被撤銷最低佣金制後,不出數年便把從業員推入在職貧窮行列,香港特區政府實是在職貧窮的始作俑者,相信證券及期貨從業員最有深切的體會。

至於在人才方面的發展,特區政府也是被批評為毫無建樹,2018年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 (IMD)公佈世界人才報告:香港的排名由12位跌至18位;投資與發展人才方面,香港由第7位跌至全球第31位;吸引與挽留人才及人才準備度下跌3位,而香港在多項科研創新發展排名都落後於廣州和深圳,這個排名包括科技人才資金投入,發明專利數目等。在專利技術數目方面香港排行尾二;專利發明技術香港更是包尾,連澳門都不如;資金投入香港居第四位;香港技術人才數量方面排第三;但科技企業數量則倒數第二。而據澳洲會計師公會調查顯示:四個亞洲城市的競爭力已超越香港,包括新加坡、上海、深圳和日本東京,可見特區政府年年大喊培育人才,挽留人才都是虛張聲勢,毫不實際罷了!就以金融證券業為例,港交所(00388)成為全球集資額一哥,理論上,香港金融證券業今年應人人富足,人才濟濟,人人開心,但可惜從香港本土證券從業員的口中卻得悉他們皆怨聲載道,為甚麼呢?那上市的錢進了誰的口袋裡?當年曾有官員大聲疾呼宣稱:「市場的餅造大了.大家都分得到吃!」原來這句話只是一派胡言,靠佣金收入的本土從業員在「零佣金」的惡性競爭下,真不知從何得益?而規模小的本土公司,難於擔任包銷商和保薦人的工作,由此可見,最大得益者莫過是港交所和有能力包銷企業上市的中、外資大財團了。至於有關當局推行「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的制度,前特首曾許下承諾會重新檢討最低佣金制的,但後來也不了了之,難道這便是培育和挽留本土金融人才的政策嗎?恕筆者不才,不懂,不明,更想不通!

後記:地產霸權和金融霸權這名詞在香港社會不脛而走幾十年了,特區政府總不能把它抹掉,懶理不提,就當沒發生不存在。現今互聯網發展迅速,資金龐大的科網龍頭輕而易舉侵吞了各行各業的原生態,令中小企更難於存活。科網巨企寡頭壟斷,造成大小通吃的「大魔頭」,扼殺了初創企業的生存和發展機會,窒礙社會上多元經濟的發展。坊眾慣用了大企業的科技軟體,並習以為常地成為了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所有大小業務和經濟發展都被科網牽著走,假以時日,社會終成為科技霸權的新時代。科網的興起,也是傳統行業僱員的末日,零售和製造業首當其衝,服務業隨後,就算是金融業的天之驕子「銀行」也不例外,虛擬銀行將代之興起。早前上市公司思捷環球(00330)和渣打集團(02888)也相繼傳出裁員,更甚的是在香港開設了二十五年,見證過唱片業起飛以及家庭式娛樂影音最輝煌年代的HMV數碼中國(08078) ,也頂不住新年代降臨 ,宣佈全面結束旗下零售業務,其他中小企業更不用說了,可見2019年對打工仔來說,「炒魷」的危機風聲鶴淚,而金融證券業,自2003年實施「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後,靠佣金收入的從業員早已自求多福。上月港交所報告10月份代表中小證券行的交投量進一步下降至約7%,其實這個統計已經沒有甚麼真正意義,筆者早已解說,在零佣金下,甚麼數字乘零都等於零,因此就算上升至10%又如何?只是蕭規曹隨循例的統計公佈而已,筆者只是擔憂本土證券及期貨業從業員,在市況向下炒和零佣金的政策下,2019年如何撐下去??

註:由於聖誕及新年元旦的假期關係,行內行外文章暫停刊出兩週(12月27日和1月3日),並於2019年1月10日星期四復刊。本人藉此謹代表工會理事會仝人祝賀各位會員、業界好友 :「聖誕愉快,新年進步,身體健康!」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8年12月20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