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兩地改革與監管差異的矛盾3

日期:2018-07-05 分類:行內行外 ]

上兩週提及兩地金融制度的差異和矛盾,相信總不能不提港交所接納「同股不同權」和無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來港上市的改革。但消息所知,這類企業來港申請上市未及預期踴躍,其實有這現象也屬正常不過,正如筆者所說,中港兩地交易市場吸金存在著競爭。國內企業如可在國內上市,基本上都可以取得較高的市盈率和更高的市值,且新股上市時,有更多的投資者踴躍認購,加上在國內上市之初,很多新股可接連多日上升,而在香港很少出現這種瘋狂的現象。香港股民和外國投資機構相對比較成熟冷靜,從早前新經濟股來港上市後的表現來看,走勢實是強差人意,令股民失望,這也是兩地股民在不同制度下的不同表現和反應。至於於港交所改革上市制度後,這類企業來港上市後的走勢會否有所改變,那就拭目以待了。「小米」(01810)是第一隻以「同股不同權」形式來港上市的新科技企業,自然倍受市場關注,因此有關「小米」來港上市的傳聞特別多。例如:早期傳出「小米」集資額高達一千億美元,現時的上市集資額卻大幅調低,也曾傳出先在內地發行CDR上市,但最終CDR要延期推出,同時又遭人質疑上市的市盈率比現時美國的「蘋果」更高,傳媒更爆出中證監要求「小米」解釋 2015至2017年,公司毛利率逐年大幅上升,與此同時,公司的存貨餘額和應收賬款餘額也大幅上升,幅度遠超收入的增長,缺乏合理性,這令「小米」高層急忙出面解話。至於香港方面,因兩地上市要求不同,「小米」在港上市應無難度,當局必開綠燈。

不過投資者仍關心「小米」曾承諾硬體淨利潤不超過5%,如超過的話,會將把超過部分還給用戶,這會否影響日後「小米」的盈利呢?還有備受市場關注的是六家公募戰略配售基金,因小米CDR發行暫緩,成立速度也放緩下來。有報道指,目前認購「獨角獸基金」以個人投資者佔大多數,機構投資者反應並不熱烈,市場更關注這批「獨角獸基金」如何安排募集所得資金。而國內投資者要投資獨角獸基金,傳出鎖定期將會是1至3年,這期限不算短,資金始終被鎖定,缺乏靈活性,「獨角獸企業」變成了市場的吸水機,中長線而言,必定會減少市場資金的流動性。除了「小米」,市傳美團也將來香港申請上市,目前,美團除了外賣和到店業務外(團購),還涵蓋酒店、乘車、票務、旅遊、美業、家政、短租、共用充電寶、生鮮電商等各個方面的業務。而眾所皆知,美團企業的每一項業務成長,都是「燒錢」燒出來的,與特斯拉(Tesla) 的情況差不多,現時美團成了團購行業裡的寡頭,為爭市場,補貼還在繼續,早前更斥資約30億美元買下也在「燒錢」的摩拜(Mobike),這類「燒錢」的企業來港上市,是否要本港投資者提供新資金供企業「燒錢」呢?

港交所上市制度改革,不期然地令某些人期望近年興起的首次代幣發行ICO可制度化和監管化,由場外交易變成場內交易,當然現時各國對比特幣的取態都不同,ICO的集資具備區塊鏈科技元素,也正切合新世代的科技經濟的形勢,因此也受到部份投資者的歡迎。不過,比特幣市場近期竊案頻生,這對這類虛擬貨幣市場的發展必有阻滯。中國方面曾一度大力打擊此類虛擬貨幣,相信代幣ICO市場難以在中國立足。至於世界金融市場的大阿哥美國,司法部已於今年5月為針對虛擬貨幣是否存在價格操控,對比特幣及其他虛擬貨幣進行刑事調查,這意味美國有關部門也未必批准這類虛擬貨幣,能在固定場內市場交易,何況,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已將ICO代幣歸類為證券產品,意味ICO市場參與者,同樣受到監管,這令ICO的融資隨時變成不合法了。香港有關當局是否為了生意,而破格接受虛擬貨幣在港交所交易呢?那倒要看香港有關當局是否發錢寒了?現市傳虛擬貨幣概念股,內地比特幣挖礦機生產商嘉楠(Canaan Inc. )已於五月來港遞交主機板上市申請,同業億邦國際(Ebang)傳出也已遞交申請,另一行業龍頭比特大陸(Bitmain)也傳有意來港上市,他們能否上市,又要看有關當局的取態了。如三企業都齊集在港上市,香港將成為虛擬貨幣「挖礦機之都」了。

後記:國際間對虛擬貨幣監管日趨嚴謹,國際結算銀行(BIS)指出,監管虛儗貨幣目的主要是針對反洗錢和打擊恐怖主義等融資活動。雖然香港證監會曾警告虛擬貨幣交易所不應在未有領牌照的情況下買賣屬於證券類的虛擬貨幣,但事實對ICO的行為似乎未有明確的正式定案,發展下去,ICO集資會否仍會蠢蠢欲動呢?此外早前Spotify在美國掛牌捨棄傳統公開招股IPO形式,採用直接掛牌(Direct Listing)上市,Spotify繞過承銷的投資銀行,減少了大筆上市費用,也不發行新股集資,而現有股東可直接出售手中股票套現,這種做法對初創的股東更有利,也有別於介紹形式上市,這會否又成為新的上市模式,又要看有關當局的取態了。另一方面,金融科技的發展令金融中介人的業務有所改變,例如其資產管理業務、交易業務包括加密資產或加密結構性產品,以及利用機械人操作和程式買賣等現象有上升的趨勢,這些業務可能與他們初期計劃書所提及的業務有重大改變,因此證監會也公開提醒中介人,如中介活動有重大更賢改前,應諮詢證監會的意見和通知證監會,這種做法對投資者來說也算是一種保障。不過,無論如何,兩地市場的改革和監管確難追上AI時代的變化。還有,上交所和深交所都是國營的機構,不會以盈利為目的,而悍衛公平公正公開的市場環境和保護投資者利益的目標非常明確,至於港交所,開宗明義是追求盈利的上市公司,兩機構的目標有所不同,加上兩地的經濟和文化制度又不同,因此兩地市場環境存有差異和矛盾,但又互有合作和存在競爭已是必然的事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8年7月5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