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兩地改革與監管差異的矛盾2

日期:2018-06-28 分類:行內行外 ]

上週提及中港兩地金融市場都進行改革和加強監管,互聯互通是發展的基礎,雖然兩地監管機構有既定機制去交流溝通和執法,但限於多方面的監管和政策差異也帶來兩地市場的不穩定。早前,國務院宣佈將中國銀監會及中國保監會合併,重組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簡稱「銀保監」,日後「銀保監」直屬國務院管轄,目的為加強監管跨業金融資產及網上產品,並提高監管效率和去槓桿能力,也希望藉此減少影子銀行業務等系統性風險,降低不務實的信託和委託貸款,內地金融監管機構的大改革,這意味內地經歴二十年「一行三會」的歴史任務已結束。證券業方面,中國證監會正式發布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實施證券業對外開放政策,包括允許外資控股合資證券公司,並統一外資持有上市及非上市兩類證券公司股權的比例。內地資金市場和證券制度的改革為「引進來」「走出去」的改革持續推進,加上人民銀行國家外匯管理局日前宣佈QFII、RQFII,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決定取消QFII每月資金匯出不超過上年末境內總資產20%的限制,並取消QFII、RQFII本金鎖定期要求,將現存的QFII投資三個月鎖定期;RQFII非開放式基金投資三個月鎖定期全部取消,境外機構投資者,可以根據需要辦理資金匯出,以及明確合格機構投資者外匯風險管理政策允許QFII,RQFII對其境內投資進行外匯套保,對沖其匯率風險。這種雙向開放力度不斷增加,有助推進開放型世界經濟,兌現中國金融業開放的承諾。

香港方面,監管機構架構沒有重大改變,香港財經事務局仍掌管香港財經事務,金管局監管銀行,保險業由保監會監管,證券及期貨業由香港證監會監管,只是香港的證券及期貨業出現「一業兩管」的怪現象還未改變而已。日前,香港證監會多次表示關注券商保證金(孖展)借貸急增,估計現時中資券商的平均孖展額是其資產淨值的3-4倍,而大部份借貸額只集中少量的證券公司,因此香港證監會將推出指引以加強孖展風險管理,其主要內容涵蓋證券公司孖展借貸總量、客戶的按貨數量、個別股票和個別客戶可借貸數量、證券公司追收孖展的容忍度,以及對證券公司進行壓力測試等。雖然證監會一直強調對新制度或新指引會作出平衡,並不是為孖展借貸封頂,也會關注中小型證券公司的生存空間。

但筆者相信無論任何制度的改變,都會對現時的營運生態有所影響,其實現時,證券公司的營運已受證監會的「財政資源規則」有所限制,證券公司的財政上或收支上出現任何異狀,證監會便立即作出查詢,要求證券公司解釋,現又再增加孖展借貸指引,到時會否出現規管重疊而成為「法國大餐」呢?何況現時證券公司想規避這種監管,只要把借貸業務移往集團旗下和證券公司無關連的財務公司經營,證監會根本已無權過問了。還有,證監會正建議修訂財政資源規則,更改若干證券及投資項目的扣減百份率,這個百分率是在公司計算速動資金時,以控制公司持倉或抵押品所涉及的市場風險,這次調整又是為減低市場波動帶來的風險。由於有關當局取銷了最低佣金制,佣金收入已非證券中介公司的主業務,很多證券公司已放重在孖展借貸業務身上,預料這令證監會針對證券公司財政風險制度的行動將一浪接一浪了。

後記:消息透露港交所(00388)為了打擊借殼上市的活動而進行諮詢,其中一項包括研究將買殼後注入資產限期由現時兩年延長至三年,還有包括股東限制的要求,筆者始終認為,只要不是違規違法,股權易手乃正常的商業行為,假如現有的上市公司根本無法為股東帶來盈利,倒不如讓其他人士注入資金資產,令公司重展生機,希望藉此救活公司而讓股東重新獲得利益。因此作為有關當局,不應打壓正常的商業行為,應讓投資者得到公平的對待和或可享受公司翻身的機會。此外港交所希望把停牌18個月的公司逼令退出市場,筆者也覺得18個月的期限太短,過短的期限是很難讓停牌公司尋找新的投資者投入資金或改善營運環境。企業轉型都需要時間和得到有關機構的批准,如上市公司真的被港交所逼令退市,投資者的資產隨時變零,試問批准企業上市和監管上市公司是證監會和港交所的共同工作和責任,現時一些企業出現問題,先不在此討論追究原因和責任,但不容許企業多點時間去想辦法解決問題,港交所對投資者(即大眾股民)又可作如何交代?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8年6月28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