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共用經濟」真的是經濟共享嗎?

日期:2018-05-03分類:行內行外 ]

香港特區的弱勢群體常常聽到政府官員稱:「希望與市民共享經濟成果!」這一句冠冕堂皇的說話時常掛在口邊。港交所高層前時在堅持撤銷業界最低佣金制時,曾向業界辯說:「日後港股成交加大後,餅做大了,業界當可共享成果!」當然這些說話都是政客為了推銷其政策時,所用的美麗謊言,正是過了關是神仙,最終如何?且看今日業界大部份華資中小公司的處境,從業員的艱辛歲月,答案顯而易見,弱勢群體終否能共享經濟?大家心知肚明了!但是社會發展至今,套用「共用」兩字,似乎越來越普遍,也越來越多行業同用「共用」模式,作為一種經濟和手法去營運企業。其實「共用」是否一定是好東西,真是因人而異,當大家聽到共用經濟成果時,心裏自然會產生喜悅和興奮的情緒,但當自己的私人財物要和他人共用時,你還會感覺開心嗎?大家試想在甚麼情況下,資產的擁有者會願意與他人分享資源呢?

從經濟的角度來說,所謂「共用經濟」,應是指把一些大家手上閒置的資源,包括資產、資金、知識、技能和經驗,透過互聯網社群平臺或其他管道與他人分享,從而雙方獲得各需的利益,然而這利益未必一定是金錢上的得益,也可是間接或其他方面的受惠,這種共用的最大優點,希望將成本降至最低,點擊率最高,達到互惠互利的多贏局面。當然也有人把「共用經濟」的定義說得還寬,指相互協同廠商以一種網絡形式,將資源暫時性轉移給另一方,分享或運用的運作模式,從而達至資源共用,使用率提高的多贏局面,也歸納為「共用經濟」,例如:共用汽車,共用單車,共用住房等。目前,號稱中國現代四大發明的「共用經濟」其實並非始創於中國,但由於國內互聯網發展迅速和人口廣多,在天時地利人和下孕育出「共用經濟」市場的嶄新概念,並能蓬勃茁壯發展。不過,到目前為止,政府有關當局、學者和社會人士還未能為「共用經濟」釐定明確定義,令目前社會上眾多的所謂「共用經濟」真假難分。 多年前,單車和電動車一直是深圳的主要交通工具,更有人利用此類車輛作為載客收費的營商生意,但由於城市的發展和常有交通事故發生,故深圳市政府曾一度打擊這類個人化的經濟活動。但時至今日,深圳市又回復舊觀,騎踏單車隨處可見,單車震耳欲聾的鈴聲響過不停,並在行人道恣意行走,與人爭路罔顧交通安全。同時,騎車者用後更胡亂擺放,阻礙商店和路人,這些單車的使用者多是租回來的,很明顯這類業務全都有經營者在經營的。經營者利用資產營運「共用單車」服務,向租用人收取費用,這明顯是租用服務行業。而手機應用程式「App」只是一種新穎的營運工具而已,完全沒有推動共用經濟的精神和功能,現在的分別只是個人化還是企業化問題,何來「共用經濟」?在此我們不討論「共用單車」的成敗得失,只知道所謂「共用單車」基本是出租單車業務,上週筆者已提及現時的「共用單車」服務正在汰弱留強,基本上已三強鼎立局面。國內的食品外賣服務則已到了雙雄爭霸年代。至於國內其他的「共用經濟」行業,到最後又會如何演變?木宰羊!香港方面,同樣有打著「共用」的經濟生態出現,滴滴出行在中港臺三地推出的士服務平臺,港以DiDi作為品牌宣傳,其打入市場的手法同樣是以燒銀紙主攻市場,這種利用Apps營運的方法其實跟以往的士「Taxi call」台分別不大,只是利用Apps接「柯打」而已,現更把這種營運美其名為「共用經濟」或「共用出租車」,其實只是華人把頭髮染金,佯作洋人而已!那麼自資幾百萬購入的士牌的投資者或司機人士,真不知如何是好?

此外,「共用房屋」的概念,美其名「共用房屋」,只怕跟以前72家房客和現時劏房的概念沒有兩樣,只是用了較動聽的名字、較好的包裝,大家也是同一屋簷下,沒有自己真正的獨立單位,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想和外人共處一室,共用廁所、廚房等等,試問買得起樓房和車子的人會和你共同享用嗎?雖然有人說「共用經濟」是弱化擁有權,強化使用權,但筆者認為共用使用的意願,其實體現了窮人和有錢人的分別,筆者始終認為大部份有錢人不會願意與他人共用自己的資源。現時的「共用」其實是另一種新的惡性競爭模式,以「共用經濟」的名義來搶奪市場。「共用」企業經營的手法,多數是設立一個網絡應用軟件來營銷,並以燒銀紙為主要的營運和競爭手段,這是資本主義下蛻變出來的一種新掠奪經濟模式,如要硬套上「共用經濟」的口號,那和共產主義下的消滅私有制和推行公有制的思維又有甚麼區別呢?筆者並不是一個思想或哲學學者,請諒解無能力去解讀「共用經濟」的真諦,還是留待讀者自行啓思吧!筆者覺得所謂新經濟浪潮只是舊瓶新酒,換湯不換藥,在股票市場中,正是太陽底下無新事而已。由此看來「共用」的概念雖好,但目前所謂的「共用」似乎是只為窮人而設,「共用」項目越多,即表示社會上的窮人仍多,奇怪的是,社會人士還為此類共用概念沾沾自喜,或者總好過沒得用吧!這與「共用經濟成果」和「共用經濟的本質」實有天壤之別。

後記:回想種種燒銀紙的經營方式,在香港證券行業已是常態,政府和港交所都一再強調餅大了,大家可共用經濟成果,殊不知銀行和證券公司以零佣金的宣傳方式,爭奪客戶已司空見慣,造成了業界惡性競爭,首當其衝的自然是靠佣金為生的客戶主任,其次便是本土中小證券公司漸被淘汰。可是經歴了多年,銀行並未能吞併整個證券行業,反之有多間銀行相繼結束或出售證券部門,這確是一大諷刺,也給有關當局記了一棒悶棍。還有,現時的wifi共用和apps共用其實是私隱易被盜取,目前所謂共用大數據,其實都是利用客戶資料來爭奪商機,以前大家對私隱這問題都非常敏感,但現時大家卻無奈在手機上按下「允許」這個鍵子,甘心情願提供個人數據給軟件商,但又唯恐私隱被揭露,沒法下只好向現實低頭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8年5月3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