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港交所可改名為外交所?

日期:2017-03-09 分類:行內行外 ]

港交所(388)公佈業績,業績倒退兼遜預期,股東應佔溢利只有57.69億元,按年減少27%,末期股息每股2.04元,連同中期息,全年共派息4.25元,按年減少29%。早前筆者已常常提及港交所雖是擁有特權的機構,如非因內地金融改革開放和得到中央政府政策上的支持,港交所對港貢獻可謂乏善可陳,除了現有業務外,商品期貨市場至今無法展開,收購LME對業務拓展禍福難料,上市公司質素屢受詬病,創業板市場未能達到預期目的和成效,引起市場大眾的關注,並因此而需要進行諮詢。至於延長交易時間和重推競價時段都是舊瓶新酒,只是擾民逆意措施,也非是甚麼創新賺錢意念。

港交所行政總裁對未能為阿里巴巴安排在港上市一直耿耿於懷,擬推創建新板仍是雄心勃勃,於今年繼續進行諮詢,待時機成熟便推出市場。近年港交所全倚仗與內地互聯互通政策,甚麼滬港通,深港通,甚至將來推出商品通,債券通等範疇,不過這些(互通)暫仍未能為港股帶來大量資金流和新景象,外圍美股屢創新高,但市場所見對港股的成交和升勢的幫助卻不大。2017年,本港金融業兩大龍頭,匯控(005)和港交所先後公佈業績,業績都未能符合市場預期,滙豐可算是本港銀行業的龍頭一哥,港交所獨擁特權,兩者的業績都未如理想,可見本港的金融業經營環境仍然陷於困境。銀行業在金融海嘯後,不是整合便是重組,兩者都是為了削減各部門人手,而今連有特權的港交所業績也倒退,試想在不公平和惡性競爭下的本土證券和期貨公司和從業員日子會好過嗎?回看幾年前匯控和港交所的鴻圖大計和甚麼未來「N」計劃,原來都是空談,至今無一可付諸落實,為何如此?是否與現實「堅離地」?

相信金融業未來的就業市場前景,看來仍未容樂觀。坦白說,港交所未來必須要找到新的突破點,否則前景難寄予厚望。回顧香港股票市場發展初期,全由本地華資積極推動,其後漸漸發展壯大,市場的主要業務也由本地華資手執牛耳。時移勢易,今天香港股票市場已成為外資大行天下,以往華資經紀仍有代表出任港交所董事局成員,但現已逐漸被外資和基金取代,局內初期仍有6名本地經紀代表出任港交所董事,但在現有制度下,本地證券經紀已難透過業界選舉入局。加上港交所每次只提名圍內人士參選,本地華資經紀代表必然被拒之門外,筆者敢問外資基金會全心全意為香港市民/股民謀利益嗎??本土華資證券公司在港交所董事局已無<話語>權,更不用說可以維護本土業界和從業員的權益了。故此港交所名符其實可擬改名為「外交所」吧!

後記:雖然近年金融業好景不常,但卻往往仍有神話出現,日前內地速遞業龍頭<順豐速遞>借殼上市,上市後股價接二連三勁升漲停,主席王衛立即登上華人富豪榜前列,更有報導稱其身家已超越本港首富李嘉誠,可見在金融世界圈子裏,財富的創造甚麼都有可能, 一秒也可變天。也正因為此,有市場莊家和投機人士都會利用制度上的漏洞而去攫取錢財,或把別人的財產佔為己有,所以有關當局一直希望能建立一套完善的金融制度,但相信這不是易事,因為世事的變化永遠都比制度上的改變來得更快,投資者只好自我調教來適應這種瞬間變化才能繼續生存於現在的金融世界裏。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7年3月9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