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特首參選人會有的放矢嗎?

日期:2017-02-16 分類:行內行外 ]

特首參選人在談論自己的政綱時,都就金融發展局的運作問題開火炮轟。金融業為香港經濟支柱之一,國內也正在積極發展金融業,並為金融業進行改革,金融業可為國內帶來發展的資金,可吸引中外資本進入商業領域,另一方面,國內資金也可藉金融體系的途徑向外進行投資,以達致互聯互通政策平衡發展的作用。香港作為中國和海外溝通的橋樑,金融業應大有可為,正因為此,現屆政府更成立了金融發展局,希望此局可推動香港金融業的發展。記得在金融發展局正式成立的時候,工會和筆者已預言這金發局只會雷聲大雨聲小,很難發揮到應有的作用,筆者也批評局內成員金融服務業的業界代表不足,代表的領域也不全面和到位,就算有諮詢都不設實際,也對不了口。不過,始料不到今天的特首參選人卻就金融發展局的運作齊齊炮轟,最可笑的是,嚴厲抨擊的候選人都是現屆政府的内閣要員,其中有是司長級官員,也有行政會議成員,很明顯他們都可能是有份制訂政策或是執行政府政策的鑰匙人物,甚至是兩者皆有參與。不過,無論參選人炮轟的言論是否假戲真做?他們都是今屆政府官員的中流砥柱,他們的評論正正暴露了整個政府團隊內部不團結和不踏實作風,這真是香港金融業最大的悲哀,當然最受害的一群必定是香港本土金融機構和從業員了。

報導指出,批評的內容指責金發局缺乏資源和執行力,無法推動新金融政策的開展,金融業停滯不前,有人甚麼也沒有做,有人力有不逮,只是紙上談兵。當然這些相互攻擊的評論,可以理解為選舉前的必然動作,至於有沒有抹黑成份?大家不妨回顧這四年,金發局做了甚麼實質的工作,香港金融業又有甚麼創新思維和發展呢?筆者不敢給予零評分,但相信一定是不合格。金融業的其他範疇不說,單看金融服務業,除了港交所(388)享有特權和得到中國政府政策垂青,發展尚算平穩,但如剔除與內地有關的政策來作分析,港交所可算是毫無突破,收購LME是功是過還是未知之數。最糟糕的是,與港交所前身,本是同根生的本土證券及期貨公司和從業員則叫苦連天,日子並不好過,業界飽受不公平政策和惡性競爭的折磨,現屆特首對業界的承諾<飲水不忘掘井人>一定食言了。而他的内閣要員在位期間,並沒有盡責提醒特首兌現選舉時的諾言,甚至有漠視弱勢群體不公平的處境,這是否算失職或是欺騙選民的幫兇呢?

此外,近幾年大部份投資者面對新股的投資都有所忌憚和失去信心,否則也不會引發上市審批權之爭和上市諮詢新機制的爭論等等,由此可見,這幾年的發展真是表面風光暗裏悲哀。

後記:美國總統特朗普認為過嚴的監管打擊金融業的發展,令行業難於取得融資業務的發展,也無法發揮行業功能和效果,扼殺就業,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概念也是為了保護本土的就業,很明顯種種政策都是衝著本土市民就業而為。筆者暫不討論香港金融業是否監管過嚴的問題,筆者只想說今年又是特首選舉年,金融服務界選委有選特首的投票權,至今還未有特首參選人對本土金融業從業員的就業和生存問題表態,有參選者都是現屆政府要員,筆者真想知道他們日後當選還會否兌現<飲水不忘掘井人>的承諾,或可會重新檢討業界最低佣金制制度?還有,筆者也想看看今屆業界選委們對本土金融發展的取態,是否會積極要求參選人造福本土業界,扶持本土證券及期貨業發展,如果大家都是「是是旦旦」,那選舉原來只是一場「鬧劇」而已。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7年2月16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