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未來十年中美互扭六壬的格局將持續

日期:2016-11-24 分類:行內行外 ]

美國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入主白宮,競選時曾多次揚言將改變以往的對華政策。坦白說,近十年美國總統候選人在競選時都有意無意地抨擊中國的貿易和貨幣政策,以及人權狀況來爭取選票。從過往的經驗所知,一旦當選,上任後多會把選舉時的宣言忘記得一乾二淨,只對中國採取較溫和的政治態度。縱然有某些地方對中國不滿,但多以口誅筆伐的方式而鮮有強硬的實際行動。至於狂人特朗普上場後又會如何呢?如從近期的投資市場的反應來看,大部份分析員已改變了對他競選前的看法,大都認為狂人雖狂,料也不會推出一些偏激和危害本土經濟的政策。現代國家的機器,政治和經濟已是一體化。如一個國家或地區經濟不景,只會為執政者帶來政治危機,日本這十多年來首相撤換頻仍,實為最佳辨證。平心而論,中國這頭百年剛甦醒的睡獅,現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從歷史走勢的角度來分析,只要領導層不出現矛盾和內訌,加上國人團結,便不會輕易倒下。

自從中國改革開放,中國經濟崛起的勢頭已不可能逆轉,其經濟發展速度之快實令人刮目相看,中國由一個經濟落後的國家,一躍而成經濟強國,近年更有人估量中國的經濟體系,何時可超越美國?當然在目前來說,筆者不敢貿然猜測中國何時能追過美國,事實上,以目前美國的科技和軟硬件來比較,中國仍遠遠落後,要做真正經濟強者委實不易,中國的人均收入(GDP)要追過歐美強國,真是談何容易!筆者寄語中國人不要受那些不切實際的吹噓而飄然自大,否則將來可能換來惡果,希望大家能汲取日本90年代興盛一時,最後卻衰退二十年的教訓。當年美國和日本便是世界經濟一哥和二哥,一哥不想二哥代之而興,當然會想盡辦法遏止其盛勢,常言道:「上帝想你死亡,必先令你瘋狂。」日本東京地價大漲,泡沫財富效應令日本商賈瘋狂,他們在世界各地購置產業,當貨幣和利率發生大幅變動,就大大重挫日本經濟,造成了致命的傷害。現時人民幣的走勢是否與當年日圓的走勢頗為類似呢?至於美國的息率,在不久之將來必會出現變化,因此貨幣和息率,是否又成為當今經濟一哥打倒二哥的工具呢?真值得大家深思。

很明顯,近年美元和人民幣的走勢通常處於不同的軌跡,當美元強勁的時候,人民幣多處於弱勢,當美元弱的時候,人民幣便出現強勢,歐美國家經常稱中國為貨幣操控國,其實誰是美元的幕後操控者?大家心知肚明。美國的低息政策一直把美元壓下去,直至美國息口有由跌轉升的徵兆,美元立即由低位回升,由弱轉強,誰控制美元息口便主導美元的走勢的人。當然除了息口,美元仍會受其他個別因素所影響,但主導權仍在美國。至於人民幣,現仍非是全流通貨幣,但由於經濟實力不斷提升,已晉身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僅次於美國,其國際貿易地位舉足輕重,人民幣的匯價自然備受關注,中國多次被批評為貨幣操控國,主因中美兩地的經濟制度和文化不同,而雙方利用貨幣政策調節國內經濟的手法也截然不同。美國政府由於負債急升,無法實施有效的財政政策,只可單靠貨幣政策來刺激經濟,量化寬鬆和減息是唯一出路,一旦實施,必定要維持一段頗長的時間,始終要待經濟有所轉機才會更改政策的大方向,正因如此,外間較少批評美國操控貨幣匯價。反之中國則表明採用宏觀調控政策來穩定經濟,除了可以運用財政政策外,貨幣政策也是動作多多,尤其在人民幣邁向國際化和金融改革的過程中,很多制度仍是摸著石頭過河,連收緊還是量寬也沒有固定方向和手法。種種原因都引致外界批評中國政府藉此操控人民幣的走勢,98年亞洲金融風暴,歐美諸國要求人民幣貶值,現今卻要求中國阻止人民幣的跌勢,可見自內地經濟開始起飛,中美的貨幣戰爭從沒停止過。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策略,令人民幣在未來的國際地位更為穩固,相信這局面在未來十年仍不會扭轉,香港是美元和人民幣較量的主要舞台,本地經濟如何立於不敗之地?實是香港財金官員的一大課題。

後記:港幣和美元掛勾,對於息口和與其他貨幣的匯兌變化處於被動,回歸後,人民幣的升跌對香港的經濟影響越來越大,市民的生活無論是間接或直接都受到影響,但特區政府對美元和人民幣的升跌確實只能靠邊站,甚麼也做不了,所以為了保本增值,市民應好好自我鑽研理財之道,當然,投資者更要適應本港市場和企業、以及貨幣的變化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6年11月24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