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政府對業界有推不缷的責任

日期:2016-10-06 分類:行內行外 ]

世界經濟論壇(WEF)發表最新(全球競爭力報告),在138個經濟體中,香港的競爭力仍可列入10大,但卻由去年排名續跌了兩位,低至第九位,可是亞洲主要的競爭對手,新加坡仍穩佔第二位。一直以來,香港背靠祖國享有獨特的優勢,但還是被單打獨鬥的新加坡比下來,我們真要好好徹底地反思,究竟是香港本身的教育制度、社會制度、經濟制度、政治制度出了問題,還是香港人奮進力不足呢?在眾多衡量指標中,香港在創新和培育人材方面的競爭力一直強差人意,在創新方面,政府欲設立的創新及科技局,但意見並不一致,仍在議會中爭論不休。衆所周知科技發展一日千里,整天花時間在爭拗上,而無法落實發展,怪不得香港很多方面都跟不上時代步伐,落後於人。至於在人材培育方面,香港政府一直採取投閒置散的態度,由企業或僱員自行增值,政府從不積極計劃培育和挽留本土人材的措施,因此削弱了本港在各方面的競爭力。以金融業為例,為引入外資銀行積極參與香港金融業務,不惜大開中門,實施《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無可否定,這兩項措施確是令外資在香港股票市場活躍起來,但在另一方面,卻扼殺了本土中小型公司和人材的生存和發展空間。

現任特首梁振英曾在競選論壇時,為爭取選票,曾許下承諾:「不會忘記曾為香港證券行業作出貢獻的華資證券及期貨業人士「掘井人」,並表示應必重新檢討最低佣金制,相信當年的選委會成員和有份參加論壇的人士也耳聞目見,但時至今日,選舉論壇的承諾言猶在耳,特首似乎一直無心「找數」。當時還談到強積金對沖機制問題,也一直沒有檢討,雖然梁的任期還有一年屆滿,但據報導,工聯會多名代表會見特首時,要求特首在餘下任期內,解決強積金對沖機制問題。其實工聯會議員和代表在這幾年都努力不懈一直為強積金對沖機

制和特首交涉,雖然成果毫無寸進,但工聯會表現出誠意和兌現了對選民的承諾,為打工仔爭取要特首「找數」。反觀金融服務界,這幾年從沒有人或選委會成員公開要求特首兌現競選承諾為(飲水不忘掘井人)找數,即重新檢討最低佣金制,何解?此外,香港政府也一直都沒有扶持本土金融公司和人材,令香港金融業大部份掌控於外資手中,外資可以一窩蜂來興風作浪,又一窩蜂飽食遠揚,長遠而言,對香港的經濟沒有好處,政府對外資的枉縱態度,取消最低佣金制是其一,他們以低成本炒買股票和衍生工具,也可以講是剝削從業員的佣金收入造成的。政府的某種政策,實質為外資大行提供了方便使其攻陷金融市場,因此雖然股票的交易量增加,香港本土從業員的收入卻在減少,從業員的離開,華資行的關閉,這都是鐵一般的事實。在行業好景時,外資聘用香港員工之目的,只是為銷售旗下的金融衍生產品,而這類產品,多數令投資者失多於得,當環境逆轉,產品滯銷便急急裁員,因此在金融海嘯後,年年都聽到銀行和投資銀行裁員。遠的不用說,近期先後已有高盛、渣打和德意志銀行裁員,香港金融業雖然仍是社會經濟的支柱,但似乎昔日的光環不再復見,本土從業員在一片裁員聲中,惶恐心態更不是味兒。

後記:香港政府的金融政策,令本土業界被邊緣化,沒有了生存空間,回顧現時香港繼續運作的證券及期貨公司中,真正本土公司比率一直在下降,靠佣金收入的從業員被迫轉型,轉為炒家或轉行,試問人材的流失和失望,是政府的責任還是本土業界不上進?新一屆的選委和特首會對本土業界作出大大的改善嗎?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6年10月6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