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選舉制度還是原地踏步嗎?

日期:2016-09-08 分類:行內行外 ]

今屆立法會選舉結果塵埃落定,投票人數創97回歸後新高,有220萬人參與了投票,投票率高達58%。明顯地今次當選者中不乏本土新人、新政派,榮膺票王首更是新晉所奪,由此可見,選民求變的意欲十分強烈,是否意味舊有的做得不好?那只好讓大家分析,各自探討了。至於金融服務界別,由上屆議員勝出連任,估計行事的方針、政策、方法都不會有太大改變,相信隨之而來的四年,靠佣金收入的本土業界從業員仍要在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的不公平制度下掙扎求存,而特首任期將屆滿,相信在離任前也不可能再為從業員「掘井人」找數了。 現時立法會的功能界別選舉,在1997年之前稱為功能組別,這種功能團體的代表,是指定商會或行業在選舉中擁有特別投票權的類別,在現有制度下,除了少部份界別,例如:社會福利界、衛生服務界等在該界別服務者有權以個人身份投票外,其他界別多以公司票或團體票的選舉模式,即從事該行業的一般僱員及從業員都不具選民資格。也正因此,大部份功能界別的立法會議員,都被人批評只能代表該行業中的小部份,或其實只代表公司東主的利益,根本不能完全反映行業全體從業員的權益和意見。

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金融服務界別,有權投票的代表以證券、期貨、外匯、金銀業等受規管的持牌及會員註冊公司為主,投票人並不涉及銀行、證券、期貨、外匯、金銀業等的持牌和不持牌的從業員。因此有人說選出的代議士不能完全代表金融業界的聲音也是不無道理。不論其他界別,觀乎金融服務界的立法會選舉,一直以來,競爭宣傳和投票氣氛並不熱烈,來來去去都是幾位的證券老闆比較積極參與,因佔大多數的業界從業員並無投票權,所以對每次選舉都反應冷淡,他們沒資格參與選舉,故從業員應有的權益大多被人忽視了。

一直以來,香港的金融政策,當局一直漠視從業員的生存空間,根本不會為業界找出一個平衡點,<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便是縱容銀行製造不公平競爭和偏頗港交所的特權和利益,犧牲了靠佣金為主要收入的從業員之生存空間,這十多年來,試問有哪一個政策可給業界從業員受惠?回顧過去二十多年,香港政府,從沒有協助本土金融業界發展政策,只顧獻媚外資和濫縱銀行的經營手法,嚴苛的法規削弱了本土業界的競爭力,回歸後,議會內雖設有業界的代表,但成效存疑?業界的意見根本未受重視。這些年來,香港特區政府不但沒有想辦法平衡本土中小型證券商被邊緣化的局面,也沒有維護從業員的合理權益和生計,金融業在這二十多年的變化中,最大得益者只是港交所和政府庫房,這些得益是間接剝奪了本土業界的利益而得來。回想本土業界曾為了反對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走上街頭遊行抗議,工會也四出奔跑尋求議員的幫助,希望能通過立法會協助以維護本土業界權益,但鬥爭了多年,所換來的都只是失望再失望。時至今日,大家似乎已忘記了當年本土業界的訴求,鮮有人再提出要取締一業兩管,回復最低佣金制度。

後記:立法會選舉已告一段落,金融服務界別的選舉仍是以公司票模式來投票,即佔大多數的個人專業持牌人士不享有投票權,因此是否能把本土業界從業員真正的聲音帶入議會實屬疑問?,而這種公司票的選舉制度,正把業界分化和分等級了,是否公平?相信大家心中也忿忿不平吧!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6年9月8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