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前車之鑒,監管應未雨綢繆!!

日期:2016-03-31 分類:行內行外 ]

中國華榮能源(1101),前稱熔盛重工,上市時極受基金和普羅投資者追捧,後因全球經濟不景氣的影響,造船行業備受打擊,業績低迷倒退。熔盛早期已向多間銀行進行融資,後改名為中國華榮能源,但業績持續欠佳,加上資不抵債。有消息報導:榮華能源正計劃向22家債權銀行發行最多141億股新股,用來抵償141億元人民幣債務,另向1,000家供應商債權人發行30億股,計30億圓人民幣以股抵債,兩數合計共抵銷171億元債務。銀行佔換股債務總額89%,中國銀行在總股本中的持股比例將達14%,成為華榮能源的第一大股東。作為中國銀行的股東,因中央政府提出以股換債方案,突然要生吞一間資不抵債面臨破產的企業股份,滋味如何?相信有苦自知!何況有核數師已對這項交易持保留意見。這種以股換債的做法,對内銀股的前景披上陰霾,表面上短期減低了壞帳出現的風險,但事實上,如無法把股票變賣套現,根本是沒法追回欠款,而其他内銀和債權人也可能倣傚中國銀行的做法,只好持有瀕臨破產企業的股票,對銀行業前景和盈利能力,增添了不明朗因素。

現時傳統工業困境重重,金融科技業卻前景樂觀。在國際市場,中國内地購物團,已成為全球消費市場的主要捧場客,據銀聯官方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底,全球接受銀聯卡支付的商户近3,400萬户,更有不斷上升的趨勢,銀行方面正計劃推出jetco pay、p2p和港澳手機跨境轉帳服務,更會推出手機錢包,而29間港澳銀行聯線合組成銀通,意圖拓展金融科技市場。察覺內地微信錢包及支付寶等支付功能帶領整個金融科技潮流,也成為企業未來盈利的主要渠道。有見及此,香港的金融和科技公司都希望趕上大潮流,但是筆者以為,香港雖被稱為國際金融中心,金融業發展比内地早,制度也較内地完善,惟科技卻遠遠落後於内地,相比之下,真談不上有甚麼創新的金融科技發展了。

香港在金融領域的科技方面已大大落後於內地,在制度和監管方面,表面上較完善,有關當局似乎仍鋭意進行改革。一直以來,有業界人士批評自金融海嘯後,香港監管機構只對中介公司多増繁複的規條,如要求前線人員深入了解客户/投資者的背景和投資取向,目的是不想雷曼迷債事件的糾紛歷史重演,就算再發生類似情況,其責任也不在監管機構身上,有如「金剛罩」護身,皆可卸責於無形。即將推行的(合適性規條)更收緊前線工作人員對投資者作出投資建議的靈活性,令前線人員的生存空間越來越狹隘,不敢貿然對其客戶提供任何建議,擔心引火自焚。另一方面,監管機構和港交所(388)自阿里巴巴同股不同權的爭抝後,近年市場對港交所本身是上市公司,又坐擁上市公司審批大權,涉嫌潛在利益衝突的聲音越來越大,近年新上市的企業質素良莠不齊,股價異常波動,股權頻頻易手,香港股票市場已被稱為「啤殼工廠」,已有人質疑現今上市申請時的雙重存檔規條滯後和存在漏洞,單靠披露作為申請上市的重要條件,是否還適合現在的市場環境?頗值大家重新商榷。

後記:現時本港市場要求發展金融科技的聲音日益增加,當然金融科技的發展是新潮流的趨勢。想當年市場衍生產品氾濫,筆者曾多次指出衍生產品是金融市場的計時炸彈,也呼籲有關當局不要只顧產品發展狂熱而忽畧監管,最終出現了金融海嘯,成千上萬雷曼迷債苦主圍堵中環各銀行的大門。有謂物極必反,經一事、長一智,如何有效監管和防止類似2008年衍生產品爆煲事件重現,相信這才是有關當局和監管機構面對的重要新課題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6年3月31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