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人民幣新戰線

日期:2016-01-21 分類:行內行外 ]

貨幣的本意是用來方便在貿易上用作互相交易的一種價值單位,但發展至現今的密集資本社會,貨幣已被大國政府用作政治和經濟上決勝的籌碼。貨幣的兩個最基本要素是價值和發行量,而現時各國卻利用這兩基本因素來控制貨幣的價值和流通量,相互博弈,當這種博弈是用來打擊他國的經濟和民生,便是我們今天常常聽到的貨幣戰爭。近二十多年最著名的貨幣戰,可算是92年索羅斯成功狙擊英磅和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的破壞規模,此外日元和歐元的貶值也令當地經濟陷入困境,前者長期疲弱不堪,後者匯價波動不穩定。其實所謂貨幣貶值是相對而言的,因美元為全球最大經濟體系,大部份貿易和資產投資都以美元為結算單位,所以美元對各國的匯率是舉足輕重的。

當國際貨幣基金(IMF)組織宣佈人民幣將於今年納入SDR貨幣籃子後,坊間總認為人民幣的需求會增加,人民幣應沒有貶值空間,內地官員也曾多次重申人民幣沒有大幅貶值的因由,並再三強調中國不會用人民幣貶值來刺激出口,所以在去年, 人民幣雖然下跌, 未有引致全球貨幣戰。踏入2016年,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持續出現大幅貶值,由於貶值過急,中央政府不得不出手在離岸市場買入人民幣,推高人民幣匯價,並把隔夜拆借利率抽高,迫令做空人民幣投機者離場。但市場人士認為這次中央政府在離岸強勢入市,短期可減少人民幣的沽售壓力,但長久而言,人民幣仍有下跌的壓力。人民幣突然再度被拋售,只因市場擔憂中國經濟下行的風險增加,美國息口見底,港幣和美元掛鉤,人民幣貶值理應港元不會太弱,但今次人民幣下跌拖累港滙下跌,更傳出美元和港元應脫勾。

今次人民幣貶值也成為全球金融市場震盪的「黑天鵝」,除了引發貨幣的拆倉潮,沽空者更推波助瀾,推低油價,而環球投資者也因人民幣下跌拋售商品、股票和人民幣等資產,引發中國資產基金出現贖回潮。今次的人民幣觸發的風暴,有人歸咎於中央政府的過度干預和其政策失誤有關,一般而言,狙擊貨幣的共同點,先把貨幣強勢造好一段時間,讓投資者少了戒心,待時機成熟,藉助國際息口的變化,該國的經濟走下,加上策略失誤,錯估形勢等,便開始集體造淡,配合媒體異口同聲唱衰,聲東擊西,營造負面氣氛,巧取豪奪盈利為最終目的。回顧92年索羅斯狙擊英磅,97年狙擊亞洲貨幣也離不開以上種種招數,雖然手法同出一轍,但每每仍是奏效,從來例不虚發。今次人民幣的攻防戰在香港展開,人行和中資銀行聯手買入人民幣掃高匯價並挾高拆息,這次人行在香港的行動,只恐會阻礙香港人民幣離岸市場的正常發展,現時的香港金融市場往往成為金融投資大鱷博弈之地,料無論在股票還是貨幣市場波動仍大,投資者如入市真要綁好安全帶為上。

後記: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外向型經濟,各地資金可自由出入,因此也成為各地投資者博弈之地,以往香港股票市場被揶揄為國際提款機,現今香港成為人民幣離岸中心,因此香港又成為人民幣攻防戰的一個金融博弈的戰場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6年1月21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