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管、放有度,宜緊勿縱

日期:2015-07-30分類:行內行外 ]

中國政府對推動國家金融改革不遺餘力,但由於中國資本市場的先天基礎是社會主義,現在要「轉營」資本主義那套金融財技,確實並不容易,且大部份內地人士對金融市場的認知不足,一見有利可圖便蜂擁而至,缺乏風險意識。目前,內地的金融制度仍欠完善,故執法上也有一定的困難,否則股市也不會發生超高槓桿瘋狂炒賣,最終導致股災爆發。中央政府為免因股票市場暴跌引起的骨牌效應,影響國家整體經濟發展,只好暴力救市。這次的股災和暴力救市,在不適當的時空發生,有可能阻延了中國金融改革的步伐,對人民幣邁向國際化也加添了變數。

自去年11月滬港通實施以來,兩地和海外投資者在股票市場真正體驗到金融改革的互聯互通,本月初,黃金滬港通也正式啓動,相信今年年底深港通也會相繼開通,到時內地資金與海外資金的互通範圍將逐漸擴大,市場前景非常亮麗。原估計未來必積極拓展至其他商品市場或投資產品,可算是潛力無限,可惜今次因去槓桿突如其來的化股災,暴露了內地金融體制的不足,而中央政府積極介入救市行動和市場漠視規則的做法,相信已嚇怕很多外來的投資者,看來短期內外資可能裹足不前或要作重新部署,從近期香港A股ETF的股價出現低水現象,顯示投資者對內地市場確已存有戒心。

今次內地股災的爆發,表面上是由資金去槓桿所引起,其實從深層次分析,應是監管制度追不上市場膨脹發展過速所致,例如:場外急劇擴散的配資行動,在法規上根本無法控制,也沒有任何機構夠膽站出來指正,只怕揹上遏制牛市之罪名。此外,A股上市公司集體式停牌,也可算是世界投資市場的奇景,在外界來看,這種做法明顯濫用上市規則和踐踏市場公平、公正、公開的法規,挑戰監管機構的執法,估計這次內地有關當局會放生上市公司做法,有可能成為國際笑柄。 其實中央政府大力推動資金互聯互通,最終目的是希望將人民幣邁向國際化,成為全球流通貨幣。中央政府期望今年人民幣能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籃子貨幣內,(IMF)發言人稱年底將會針對特別提款權(SDR)籃子貨幣的情況進行評估,包括討論是否納入新的籃子貨幣。據悉:目前,人民幣納入SDR的直接影響可能很小,(SDR)資產僅佔全球外匯儲備總額的約2-3%,人民幣能加入(SDR)的象徵是意義重於實際,如成為籃子貨幣,可以被視為國際社會對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重要性和在全球金融市場作用的一種認可,而納入(SDR)籃子的兩個主要標準是在國際貿易中的重要性和在全球資本流動中的重要性。在國際貿易中,中國既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已有足夠條件加入(SDR)成為籃子貨幣,至於其幣值在全球資本流動中的重要性則看其貨幣在國際金融交易中的"可自由使用" 度 ,這方面中央政府正在不斷努力。一直以來,中央政府推出QFII,QDII,RQFII,積極推廣離岸人民幣中心和海外結算行,以至滬港通,開放資本市場等等都是為"可自由使用人民幣" 鋪路。但近期內地這一場股災,中央政府被逼高度介入維穩,在市場資金流動方面作出多方面限制,受到外資多方批評,外界也擔心中國會因此而放緩金融開放步伐,間接打亂中國加入(SDR)的部署。但筆者相信在現屆強勢的中央政府領導下,人民幣邁向成為全球流通貨幣的步伐不會因股災而減慢,應會按既定部署而穩步實踐。

後記:中國改革開放至今,經濟發展一日千里,現今已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系,但在國際金融市場領域,國際投資者仍希望中國有一個更完善、更透明、更公平、更有效率的金融市場,只是中國在<管和放>這兩個字上永遠都難於掌控,故令國內投資市場經常發生大動盪時代。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5年7月30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