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同股不同權再起爭論

日期:2015-07-02分類:行內行外 ]

金融市場時刻風起雲湧,瞬息萬變,當筆者近期在文章屢屢提及停板機制的風險,無獨有偶內地股市近日出現急跌,上周五大跌當天,除了T+0買入的股票投資者無法沽出外,滬深兩地共有二千多隻股票跌停板,同樣無法沽出,這對投資者切實地造成大大的壓力和風險。除了希債危機影響,今次股票下跌的元兇,很多人都歸咎於過度融資融券,股市下跌便出現骨牌效應,斬倉盤不斷湧現,股份停了板,不能沽出,根本無法止蝕離場。有部分投資者因而出現恐慌和憂慮的情緒,相反,香港股市沒設立停板機制,整體交易運作正常,順暢有序。因此本工會一直質疑港交所為何要推出停板機制來自製恐慌呢?

正當停板機制的推行如箭在弦之際,有消息傳出,多間在美上市的中資公司已有返回國內上市的準備。據報導:阿里巴巴主席馬雲早前在紐約經濟俱樂部聲稱,後悔安排阿里巴巴在美國上市,自言上市後日子不好過,若可重來,寧願阿里巴巴仍是私人公司吧!馬雲的講話言猶在耳,港交所(388)隨即公開宣佈會就公司以不同投票權架構(WVR)在港上市問題進行第二輪諮詢。雖然這段期間正值是港交所(388)舉行15周年上市紀念,但仍被證監會『贈慶』。證監會高調發表聲明:董事局一致不同意港交所的建議草案內容,包括港交所擬建議讓高市值、新上市及通過「加強適當性」要求的企業以WVR形式上市,證監會認為若(WVR)應用變得普遍,將對香港證券市場的聲譽有損;更表明如第二上市公司其成交大部分在香港,按現時規定則不可以作第二上市。此外基於公眾利益,就算公司規模龐大,不同投票權架構無法保證公平對待股東的利益,市值大的企業如行為失當,影響面更大,更嚴重,更深遠。從表面解讀證監會的聲明,港交所提出的不同投票權架構可能會胎死腹中,間接會錯失內地科網公司來港上市的商機,直接影響港交所的投資價值。鑑往知來,大家汲取雷曼事件中,應意識到越大的公司監管應要更嚴謹,要求必須更高,不然的話,爆煲出事便會累及全球,世上究竟有沒有大到永不會倒的巨企?這真是值得大家去反思。至於我們又憑甚麼去防止國際巨企倒閉呢?相信除了加強公司管治制度,嚴謹監管,提高管理人才的質素等等外,還可有甚麼錦囊?筆者不希望見到會有一間所謂大到不能倒的企業,在香港的交易所上市後倒下來!

一直以來,筆者撰文多次批評港交所自2000年上市後擁有了特權,卻迷失了方向,只求企業盈利和向股東交代,缺乏社會企業責任的使命,只求生意,而忽略了香港證券市場以公平為主的核心價值。其實證監會與港交所意見分歧已不是首次發生,在過往的仙股事件、要求公司公佈季度業績、爭奪上市審批權等,彼等的立場上明顯有所不同。平心而論,港交所(388)既是上市公司,又擁有審批企業申請上市的專利,角色明顯存在衝突。至於近年被人諸多批評很多新股上市後貨不對辦,或指責港交所淪為「造殼」、「養殼」公司。而「一條龍」式創業板上市及部署日後「賣殼」,創業板成為「啤殼」工廠等。坊間充斥著這些劣評,不知港交所高層有何感想?對於近日有媒體報導港交所有望與滬交所爭奪上半年上市總集資額『一哥』地位,這『一哥』是用什麼代價去構建出來的?投資者和有關當局有沒有所反思呢?今港交所再次為同股不同權進行諮詢前,有關當局應否考慮先為上市審批權誰屬而進行公眾諮詢呢?

後記:港交所上市後,十五年間市值增加了超過40倍,更晉身成為國際著名企業,市值最高的紀錄曾達三千六百多億元,位於全球市值最高交易所之前列,筆者敢說,如沒有中央政府的支持,中港融合和兩地資金互換的因素推動下,相信港交所的發展仍無法突破,因此筆者認為港交所的成就功在中央政府。反之,在發展的過程中,港交所利用享有的特權,只顧自身利益而忘卻去積極扶持本土業界和人才的責任,同時也沒有認真地維護投資者的利益,罪則在港交所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5年7月02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