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為何要將本土證業人士推向深淵?

日期:2014-05-29分類:行內行外 ]

上週筆者提出了一個疑問?沒有本土經紀行和客戶主任參與證券及期貨市場,香港股市的競爭力是否真的可以提高?雖然這問題很難找到一個真確的答案,也不可能找到實質的數據去證明,但上週瑞士洛桑國際管理學院公佈<2014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顯示:香港的競爭力自2004年以來首次跌出三甲,跌至第四位,被新加坡爬了頭,整體生產力倒退,人均GDP同樣下跌。有學者認為免費電視牌的風波,顯示特區政府仍趨向維護大財團的利益政策沒變,不讓創新力量加入競爭,香港整體競爭力自然會下降,而且也是導致貧富懸殊越來越嚴重的主因,加上近年香港的政治爭拗加劇。如推行政改方面各不相讓,議會論議寸步難行,佔中行動發展局勢撲朔迷離及其他不明朗因素都會影響香港的競爭力。當然官方總是有兩個口,排名高的時候便會站出來高調稱讚歡迎,排名下跌時不是龜縮便是批評調查機構的資料不全面,總不會承認推行政策有誤和有偏袒大財團的意圖。不過這種失誤和偏袒的現象,在半官方機構是顯而易見。例如:特權享盡收費又不便宜,市民又別無選擇的公共交通工具港鐵公司(66)近年頻頻出事和發生醜聞,至今對如何改善服務和追究責任似乎仍是使用『拖字訣』,相信最終仍會不了了之,市民仍是被逼繼續乘搭『話咁快就壞』的列車。

回說在金融業享有特權的港交所(388),政府一直維護港交所的利益,於2000年盡把高風險的衍生產品散戶化和合法化銷售以增加其盈利,於2003年為了刺激成交和增加收入,犧牲了本土業界中小型公司和業界的生存空間,撤銷了最低佣金制並施行一業兩管,其後接納大量國內民企來港上市集資,但部份民企的質素根本良莠不齊,錯負了最後把關的責任,造成無數投資者的損失,亦惹來行內行外不少批評,可見港交所只追求高利潤而漠視了社會企業責任。至2012年,又犧牲了從業員的健康和與客戶溝通的時間,不理業界強烈反對而強行縮減午膳時間,前時又扭盡六壬欲罔顧投資者的利益,擬容許阿里巴巴以同股不同權的不公平手法在港上市,在業界和社會龐大輿論的反對聲下,沒法得逞。此外又擬計劃縱容有利大戶的高頻交易和推行『勁假』競價時段復活。近期市場又再次出現烏龍盤事件,這種種一切,港交所真較港鐵『幸福』得多,同是半官方機構,但很多不合理的政策和失誤,總沒有人來個質詢和問責,是否其影響沒有港鐵這麼廣泛?實際犯的錯不比港鐵少,試問怎不叫業界和市民失望?當然半官方的港交所一直受到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扶持,先有大型國企來港上市和CEPA的政策,接下來又有滬港通,商品通,人幣通等政策,可謂『錢途』無限!但我們這群靠佣金為生的業界從業員只能慨嘆一句:「干卿底事?」其實自從港交所上市後,這10多年,證券及期貨行業的變化只令本土業界感到唏噓和無奈!!

早前中國財政部發表諮詢檔,建議全面封殺境外會計師參與內地企業的審計,規定在外地上市的內地企業要由內地會計師負責審計,這種做法與現時開放市場政策或許背道而馳,雖然筆者不清楚中國財政部的背後目的,但表面上對內地會計師的就業情況必有幫助,反觀香港政府卻一直沒有重視香港本土的專業人士和人才,尤其現時香港的金融業,只有不斷推出不利本土業界的政策,把一群中產推向貧窮,這對特區政府的管治和推動政制發展極為不利。

後記:社會一定要均衡發展,筆者希望政府政策不要只維護大財團和半官方機構的利益,否則只會把一群向來沉默和較具理性的證券及期貨業從業員推向極端的對立面。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4年5月29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