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官員的說話信得過嗎?
日期:2013-10-17分類:行內行外 ]

金融市場永遠不會風平浪靜,早前股票市場憂慮美國聯儲局退市行動將提前進行,擔心薩默斯上任後會加快收水速度令股市下挫,其後薩默斯宣佈無意繼任,耶倫最終成為掌管美國聯儲局的首位女性。市場預料其政策與伯南克政策沒大區別,退市節奏仍是視乎就業和通賬情況而定,市場本應略為穩定,但卻受預算案僵局和債務上限問題未能即時解決,引起全球金融市場更大的波動,令股市急上急落。

香港股票市場除了大戶雙方在市場買賣走勢上角力外,在另一方面,上市問題繼續出現暗戰(輿論戰) 。自阿里巴巴被香港監管機構拒之門外,港交所行政總裁發表夢境後,即引來各方不同的意見和觀點,也令筆者產生夢境,這個夢境筆者已在上週的『行內行外』裏表述。相信阿里巴巴一日未落實上市地點,事態仍有可能發生變化。聞悉香港有人為馬雲保駕護航,認為他提出的公司管治架構是現代企業管治的一種創新,不應隨便把新事物一捧打死,這種創新可以防止不熟悉公司行業運作的人空降至管理層,妨礙公司發展的策略和文化。更有人以美國為例,美國的上市制度令很多互聯網公司在當地上市,如果香港的上市制度原地踏步不求思變的話,香港便會失去先機。筆者認為這種說法似乎未夠全面,其論點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美國現時小股東有集體訴訟權,小股東如認為公司董事失職或做出損害小股東利益的事,他們便可以循法律途徑集體去解決,但香港小股東又可以做什麼呢?又有什麼權利呢?目前香港只可依靠港交所和證監會來保障小股東的利益。香港證監會和港交所可算是獨立機構,但港交所卻一直被人批評存有利益衝突,港交所(388)既是商業機構以利益為先的上市公司,又持有企業上市的審批權,卻又要監察自己批准上市的企業,存有矛盾嗎?正因如此,怪不得有議員要求收回港交所企業上市的審批權,當然特區政府必為這特權機構堅決護航。財經事務局局長陳家強在立法局開腔,力撐港交所現時的制度沒有問題,但金融官員的說話信得過嗎?想當年,亞洲金融風暴,泰國貨幣下跌,當時有外資分析員預測港股會跌穿一萬點,有財經官員則聲稱香港經濟穩定,泰國貨幣下跌不會波及香港,更指稱該外資的分析員為二流分析員,但結果甚樣了?香港市民最終經歴了一次亞洲金融風暴的慘痛教訓。

2007年,有官員公開表態港股直通車很快開通,指稱香港想窮都難,但港股直通車一直未有啓動,卻發生了全球金融海嘯,直至今天市場還未能恢復元氣,官員的說話又落空了。一直以來,有關當局都告訴公眾本土業界前景如何秀麗。2012年,特首競選時曾承諾業界『飲水不忘掘井人』,結果又如何呢?本土業界在艱苦困境中掙扎了超過十年,生活質素每況愈下。由於港交所大部份的董事都由政府委任,對業內情況是否可真正了解關心,是一個疑問?要向業界、投資者和小股東負責,他們有心去做嗎?還有他們或許做錯了,有關當局會嚴加追究嗎?以現今香港的金融制度,業界人士、投資者和小股東可做的只能隔靴搔癢,於事無補,因此如從另一角度來看,港交所現擁有的特權比較阿里巴巴的要求,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它掌控了本土業界的生存空間和投資者的權益而從不受人批評和懲處。現在阿里巴巴提議以合夥人或雙股制上市似乎並不過份,只因特權還比港交所少,這種說法,對嗎?

後記:我們無法逃避時代巨輪的轉變,要發展,便要創新,創新便要去舊立新嗎?去舊立新是否意味要把本土所有的傳統文化和應有的原則拋棄呢?互聯網發展令全球商業營運形態迅速轉變,無可否認,這是機遇,但同時可能也是另一次危機的開始啊!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3年10月17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