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政府厚此薄彼,「掘井人」渴死了!
日期:2012-11-08分類:行內行外 ]

新一屆政府上場已四個多月,暫時仍未能取得大多市民的信任,反而在社會上和議會內的爭拗卻連綿不斷。近期長者的特惠生活津貼方案,又引起了各大政黨、社會組織、市民與政府出現激烈的爭拗,這次政府立場強硬,在特惠生活津貼方案問題上,毫不退讓,建制派內也出現了少有的意見分歧。有分析指政府利用輿論令社會各階層出現嚴重的分化,並將方案能否通過的責任,全部推在議會內投票的議員身上。

依據過往經驗所得,政府經常使用這種懷柔與分化的手法,再加上輿論宣傳,來達到既定政策目的。當年港交所擬撤銷證券業最低佣金制,政府指稱這是港交所的一項商業決定,便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當年政府為了討好外資,不惜犠牲了本土證券及期貨從業員的生存空間。當時政府對業界也是玩弄同一手法,懷柔和分化業界的團結,又利用輿論煙幕製造業界各組織意見不一的假象。其實當時大部份業界人士是堅持維持最低佣金制,但有個別人士提出佣金二級制。這就給了有關當局成為藉口,一句指稱我們業界沒有共識,便強行撤銷了最低佣金制。時至今日,本土業界從業員的生存空間不斷收窄,就業尤如失業,而政府,證監會庫房卻年年進帳,港交所高層人工例加,本土業界則叫苦連天,這算是政府的德政嗎?如果政府對市民的就業和收入不存道義和責任,就不會立法制定最低工資;如果政府不關注個別行業的生存空間,避免出現惡性競爭,就不會設定的士行業起錶的標準收費;如果政府不認為零團費有損旅遊業,就不會立例規管旅遊社的經營手法了。

回想特首梁振英先生在競選期間曾對我們業界說出「飲水不忘掘井人」確是感人之言!但事到如今,似乎已把拉票時許下的承諾拋諸腦後。長此下去,業界想恢復最低佣金制真不容易,其後果只會令人覺得現任特首誠信盪然無存,欺騙業界選委,令政府的施政廚房更熱更燙。

強積金半自由行於今月實施,強積金的表現直接影響打工仔的退休生活,嚴格來說強積金管理的行政費是直接由打工仔的供款中抽取的。但自強積金面世以來,供款者的資本蝕多賺少,甚叫供款者何以安心?而對打工仔來說投資股票不是必然的,基本上有閒錢才投資,強積金則是必須去投資,這與股票買賣有極大的分別,股票買賣投資可算是投資者和證券機構的商業行為,提供服務而收取合理佣金是理所當然的,可惜多年來的惡性競爭,令證券業收取的佣金急速下降,有證券公司以免佣幾個月來搶客,更有銀行以五年免佣作宣傳,試問零收費用又如何維持正常經營呢?當年旅遊業零團費帶來的惡果,政府、旅發局和旅遊業協會都出面干預,現時證券及期貨業的零佣金和惡性競爭,政府、證監會和有關當局卻視而不見,為什麼呢?銀行可以不收佣金來搶奪證券客戶,因為銀行可把其他服務收費向上調整,某些加幅更高達5倍,銀行是否可將其他方面增加的收費來補貼證券部門呢?這對其銀行的客戶公平嗎?至於涉及全港打工仔退休生活保障的強積金管理行政費被指欠缺透明度和昂貴,有報導稱這項收費最高竟達約4%。根據調查很多強積金的回報根本追不上通脹,甚至有些更倒蝕虧損,就算現時所謂的強積金半自由行,也有人投訴其實選擇也不多。以上種種令市民甚為不滿,可惜政府仍做不到市民所想所需,強積金管理公司和基金公司肚滿腸肥,而香港證券及期貨業的從業員生計卻朝不保夕,試問政府施政為什麼如此厚此薄彼,分別如此差天共地呢? 後記:梁特首在競選期間曾向業界許「飲水不忘掘井人」的承諾,希望特首並不是一個善忘的人,盡快救救這群將面臨渴死的掘井人吧!我們已被放在比熱厨房更熱燙的煱爐內多年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2年11月8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