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自僱制度」是剝削打工仔權益的元兇?
日期:2012-10-25分類:行內行外 ]

從經濟社會層面來看,勞資雙方永遠都是為了自身利益,在工資和工時上進行討價還價。近期最低工資委員會達成共識下,最低工資有望於明年調整,有勞工團體在新一屆的立法會會議內,欲把標準工時定案提出在立法會上討論,卻受到商界議員的強烈反對而遭到否決,相信訂立標準工時的法案將是日後勞資雙方爭拗的另一場持久戰。當然標準工時問題遠比最低工資複雜,尤其是香港社會特殊的經濟結構,本港僱員多以白領和服務性行業為主,但他們的工時已非像昔日般規律,無償加班比比皆是,因此設定最低工時是有實際上的需要,但如要指定那些行業可給予豁免,相信也頗為爭議,這議題將成為拉鋸戰的關鍵。

香港社會多年來的經濟發展,創造和積累了大量財富,也觸發了財富公平分配的難題,有關當局開始重視打工仔的權益。最低工資於前年在港實施,但工會組織卻發現有不少勞工被逼轉為自僱人士,而這種趨勢正在增加。據統計處數字資料顯示,去年登記自僱人士超越二十萬,按年增逾百分之七,其中兩成多是「非自願」的,部份更是被逼簽下合約文件,因此<被自僱>一詞漸在勞工界流行。有工會人士認為自2000年推行僱員強積金計劃開始,<被自僱>的情況已開始產生,最低工資實施後,問題更趨嚴重,因此有工會擔心如最低工資調升至三十元,會引起新一輪<被自僱>潮。

其實自僱人士這一詞在香港的商業社會並不陌生,尤其在金融行業,大部份的證券及期貨營業員,即俗稱經紀的客戶主任都是自僱人士,而在社會發展過程中,這群過往曾為社會和金融業作出貢獻的人士,可以說現已被政府和有關當局摒棄了。今日這個群體在工資和工時上完全沒有議價的能力,因為所有的政策都掌握在一小撮的利益集團手中,他們的生存空間完全被扼殺。商界利用自僱人士法例的漏洞,繼續打壓無助的業界從業員,而政府也從沒有關心這群自僱人士是否遭到不公平對待,也沒有調查究竟有多少人是真正的自僱人士?多少是<被自僱>人士?多少是在業又等於失業的「自僱」人士呢?

所謂自僱人士,簡單來說,即是自請自做,他們要自己承擔所有的風險,如:不受勞工法例保障,沒有固定收入,沒有員工福利、退休金、工傷賠償等。回首金融證券及期貨業,在70至80年代,因科技發展技術仍未應用到交易平台和交收程序,所以需要大量人手完成交易和交收的工作。由於科技的飛躍發展,至80年代末期,大部份的交易和交收的工序已被電腦取代,當時大量的交收人員和市場交易人員面臨失業,年紀較輕的尚可轉行,年長的如沒有其他行業的經驗,唯一的出路便是轉職客戶主任,成為證券業中介人,負責公司和客戶的聯繫橋樑。由於當時互聯網仍未流行,資訊和信息不能有效地和迅速地傳到投資者的手中,因此客戶主任起到了一定的服務和推廣證券業的功用,那時交易佣金維持在0.25%水平,客戶主任有合理的收入和維生的能力,也因此可養活了成千上萬個的家庭。當時有證券公司為了減輕開支負擔,要求客戶主任以自僱人士的身份和公司合作,故大多數客戶主任成為了自僱人士,到了後期,連期貨市場買賣也轉為電腦化,令大量市場交易員也被逼轉為自僱人士,由於當時還未有撤銷最低佣金制,沒有底薪只靠佣金收入的客戶主任仍可生存。但時移勢易,政府和有關當局為了方便外資進入而大開中門,不惜把政策向外資傾斜,犧牲了本土業界人士和投資者利益。撤銷最低佣金制直接打擊數萬名業界自僱人士的生計,這種摧毁民生的政策引起了民怨民憤,自僱人士的客戶主任究竟是給誰出賣了?現時這群自僱人士連最低工資也拿不到,在社會上又如何解讀?現時政府和商界往往利用自僱一詞,推卸了應有的社會責任和犧牲了打工仔的合理權益。更遮蔽了社會灰暗的一面。

後記:香港社會經濟的畸型發展,令社會產生數以十萬計的自僱人士,而數據顯示失業率一直徘徊在低水平。究竟是否因假自僱和<被自僱>政策隱藏致令失業率没有上升呢?又是否有自僱就不等於失業呢?低收入自僱人士的家庭慘況更不如申領公援人士。至於政府和有關當局,以及工會組織一直以來都沒有為自僱人士的保障法例進行探討,筆者認為對這等項的自僱人士極不公平?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2年10月25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