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應重視『雷曼報告』,急須重新檢討『一業兩管』
日期:2012-06-21 分類:行內行外 ]

聰明一世的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先生拋出一枚『深水炸彈』來轉移視線,便把原本全城正在討論的焦點-『雷曼迷債』報告,立即轉為討論港元是否應與美元脫鉤?成為全香港人都關心的議題熱點,從而沒有人對他應否為『雷曼迷債』負上責任進行探討,再也沒有人去追究雷曼迷債的元兇-『一業兩管』,讓事件漸漸地在社會上淡化。任先生高調地提出『港元與美元脫鉤』論,即引起香港社會強烈的回響和討論,各大傳媒和報章爭相報導,學者也紛紛搶先表達個人意見,當然每人有不同的觀點,脫鉤也不能說出有絕對的利與弊。坦白說,筆者並非經濟或外匯專家,只知道香港和中國的經濟關係越來越密切,加上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是否和美元脫鉤或和人民幣掛鉤,已不是香港單方面的經濟問題,必須同時研究中國的政治制度和經濟制度的發展,最重要的是大家要知道現時的人民幣仍非全球流通貨幣,國家有自己的貨幣政策,如港幣與人民幣掛鉤,而國家的貨幣政策必以國家整體利益為重,未必能全面顧及香港經濟情況和實際需要,如國內貨幣政策有所改變,無論對香港好與壞,利或弊,只怕到時會被有心人借題發揮,大做文章。

聯繫匯率已沿用了近三十年,當時採用聯繫匯率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穩定港元,令香港經濟能平穩發展,尤其香港是外向型經濟,世界貿易多以美元結算,而美國也是香港的主要貿易夥伴,當時港英政府決定港元和美元掛鉤是理所當然。任先生任職金管局行政總裁數十年,一直肩負維持聯繫匯率穩定的職責,任先生在職期間,聯繫匯率制度曾多次遭到挑戰和衝擊,甚至有人提出應該重新檢討。記得97、98年亞洲金融風暴,亞洲各國貨幣貶值,對港匯和港股造成巨大的壓力,但任先生一直公開表示聯繫匯率一定不能改,『一定不能改』這句說話在任先生口中重複又重複,直至他缷任。

雖然現時中港經濟政治關係密切,人民幣業務迅速發展,香港積極發展成為國際人民幣離岸交易中心,但港府從沒有暗示會改變現行的聯繫匯率制度。上週任先生卻選在香港新舊特首和管治班子交接的敏感時刻,政府雷曼迷債調查報告剛出臺,歐洲債務危機風雨飄搖、西班牙銀行被降評級、希臘國會大選前夕,多項令香港金融市場不穩定時刻,罔顧身份和後果,突然高調撰文指出聯繫匯率須作檢討,觸動了國際貨幣市場的神經,引發港匯急劇波動,要政府和有關當局急急出來澄清,令整個社會都集中討論『港元與美元脫鉤』的漩渦中,忽略了『雷曼迷債』對他的譴責報告,不得使人質疑,時間安排得如此巧合。

以往有退休高官和宗教人物高調批評政府,對現有制度指指點點和出位的言論,多數有其『政治』目的,任先生一向被市民認為心思慎密,謹言慎行的一位堅守原則和理念的領袖人物,他卻選擇在這時刻高調發表『港元與美元脫鉤』論,實令人費解?任先生強調這次的發表與政治無關,但以他的特殊身份和關係,相信可以直接接觸港府高層,甚至向中央政府提出建議,何須在全球經濟風起雲湧和匯率不穩定的時刻,公開討論這敏感議題,原因何在?恕筆者愚昧,想不到合理的答案。筆者相信聯繫匯率脫鉤的問題並不能一時三刻可解決,不過大家可以想一想!假如人民幣成為全球流通貨幣時,香港人會手持人民幣還是港幣呢?那時聯繫匯率還存有作用嗎?那與何種貨幣掛鉤還重要嗎?

後記:筆者和本工會會長林德明於前天週二(6月19日)出席工聯會舉辦的『CY與專業人士面談會』,本會向候任特首梁振英提出現時香港本土證券及期貨業從業員的苦況獲得正面的回應,答允稍後會和業界開會討論。立法會的雷曼迷債報告,雷聲大,雨點小,有關當局和立法會議員會跟進嗎?在聯繫匯率未脫鉤前,還是先關注和檢討影響投資者和令我們行業不公平競爭的『一業兩管』吧?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2年6月21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