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遲來的雷曼報告
日期:2012-06-14[ 分類:行內行外 ]

用了三年零八個月的時間,共花費二千八百萬元的雷曼迷債報告終於出臺了。筆者沒有仔細看過這份報告,也沒有打算細看,筆者記得在雷曼迷債爆煲前,已多次在《經濟通》、東方日報和傳媒等發表文章,甚至向有關當局和官員反映,指出肆意推廣衍生工具產品必弊多於利,將來定為香港社會帶來禍害,算是最早發表文章批評『一業兩管』會禍害投資者的撰稿人。筆者猶記得在多年前曾與自由黨會面,當時田北俊先生為該黨主席,田主席十分謙虛,坦然表示他不是投資專家,對衍生工具的認知並不深,所以無法予以評論,可見當時連見多識廣的田主席也對衍生工具不很了解,那又怎能要求一群普羅的小投資者可以清楚明瞭呢?而這類產品可廣泛推出金融市場,確實令人感到其妙莫名?至於有人用這次是『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來解辯『雷曼迷債』出事,謂神仙也無可預料的,這種說法目的只是想把責任完全推卸在『無可避免』這四個字上,即無人需要負上責任。

筆者曾在2008年10月7日就『百年一遇的金融海嘯』的觀點寫了一篇『人為的金融海嘯』 文章(可登入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網址重溫),這篇文章也曾在《經濟通》發表。內容提出了這場『金融海嘯』是否真的無可避免的疑問?既然筆者稱之為『人為的金融海嘯』,那就不是無可避免的!筆者希望大家看過這篇文章後請重新思考『雷曼迷債』的根本性問題何在?何況,假如有關當局把關得力,真的無可避免嗎?就算真的無可避免,如有關當局把好關,相信受害的投資者也沒有這麼多,投資者損失的金額也不致這麼龐大,正好比喻四川汶川地震並不容易預先察覺和無法阻止,但外界一直批評如當地沒有豆腐渣工程,傷亡數字一定可以減少。如果大家認為這種説法合理,那麼在『雷曼迷債』事件上,有關當局沒有為危機做好把關工作和預防措施,究竟是責無旁貸還是無可避免呢?如是這般並論,早前新股和半新股頻頻爆煲也是理所當然而神仙也無可預料了。

回想當年仙股事件,當時新任的財經事務局局長馬時亨在事發後,也曾解釋因上任初期飯局太多以致未及早閱讀文檔被外界嚴厲批評,最終要向公眾鞠躬道歉。現時有關官員卻沒有這種承擔,以他們的官職和責任,怎可以用『無可避免』就可敷衍塞責呢?如是這樣,溫州高鐵事件的官員也可以用『無可避免』推卸責任了!更何況在報告中提及有官員一早知悉迷債有害,為何不及早推出政策防止禍害發生呢?還讓銀行向小市民積極推介,有關方面是否應罪加一等呢?

1987年股市大跌,政府接納了戴維森報告書建議將證監會進行改革,科網股爆破後,2003年證監會推行新證券大法,對證券及期貨業加強了監管。但另一方面卻實施『一業兩管』,對銀行推銷高風險的衍生產品採寬鬆的態度,因此雷曼小組委員會質疑現時的『一業兩管』制度能否真正保障投資者,委員會建議政府研究銀行經營證券業務應納入證監會管轄範圍,確保銀行和證券公司受一致監管,同時要求政府和監管機構訂明準則,限制特定產品只能售予特定的投資者,而銀行推銷的時候,必須向客戶披露產品適合那一類人士。坦白說,銀行一向受到廣大市民信任,也容易涉及極龐大的資金交易,對於如何監管投資產品和投資產品的推銷,政府是責無旁貸的。

後記:在雷曼爆煲前,如果當時有關當局相信本土業界從業員的業界智慧,雷曼迷債的結果可能會改寫,似乎業界智慧比雷曼小組委員會的報告來得更早更警醒。候任的梁特首,希望你日後能多與本土業界從業員接觸,多些了解和汲取業界的智慧啊!!!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2年6月14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