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業界求變
日期:2012-03-29[ 分類:行內行外 ]

所謂資本主義,是指以資本主導社會的經濟市場和政治體系。資本主義並沒有基準定義,不同的學者對資本主義有不同的定義,一般而言資本主義指的是一種經濟學或經濟社會學的制度,在這樣的制度下絕大部分社會的生產力都歸私人所有,從而產生勞僱關係,僱主以聘請員工的方式來增強自己的生產力來創造利潤。在這種制度裏,投資的决定主要由個人或公司進行,生產和銷售主要由個人或公司互相競爭,依照各自的方法爭取市場和更高的利潤,同時推動了社會的發展。固然這是社會對資本主義制度的一種理想期望,很可惜這種制度走到了極端的時候,資本家爲求保持利潤,及取得最大的利潤,偏向對勞動者或僱員進行剝削行為,以及不擇手段地打擊競爭對手或合作伙伴,在市場上進行掠奪(請參閱筆者早年時的文章),最終只會令社會帶來不穩定和危機,市民為了改善生存一定會求變,其目標是要求制度的變還是政權的變?

香港97前是殖民地政府時代,由英國政府管治,香港政府是以行政主導,聲稱對經濟採取積極不干預政策,市民根本無權選港督,更談不上甚麽民主,簡單直接說,英國政府想怎様做都可以,談不上尊重民意。97回歸後,中央政府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制度,在循序漸進的原則下,全港市民可自己選出香港特首,這可算是一種民主的體驗,同時也顯示民意的重要性。只可惜民主體制在香港不斷改進,可是經濟和經濟制度卻一直跟不上,仍被某些小圈子利益集團所控制,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多反對霸權的聲音,反對官商勾結的申訴哩!香港不經不覺已回歸了十五年,無可否認,在中央政府的支持下,使香港的經濟可持續發展,但很可惜,不是走社會共同致富的道路,而是貧富懸殊的問題越來越嚴重,民怨也越來越多,大部份市民都無法與財團或小圈子利益集團共同享受經濟成果,市民永遠受到小圈子利益集團不合理的剝削。正因如此,中央領導人才多次提及香港存在深層次矛盾,而這矛盾也不容易解决,為甚麽呢?這是否因香港政府的管冶理念出了問題?就以香港的金融業,證券業,期貨業爲例,近十年來,政府從沒有任何政策扶持本土的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和從業員,沒有政策和制度培育金融證券及期貨業人才,相反卻偏幫銀行和財團,實行『一業兩管』,導致發生雷曼迷債和累計股票期權(Accumulator)等事件,其中更涉疑有違規銷售,令香港市民蒙受損失,但至今卻無人需要問責?政府到底在維護誰呢?早前有高盛投資銀行前高層發表了-「我為甚麽離開高盛」的文章,狠批高盛已道德低落,只是找方法從客戶身上榨取最多金錢,誤導客戶買入透明度不足,高風險或不切實際的投資產品。

然而香港的零售銀行和投資銀行的道德操守有否步人後塵呢?誰人能監管他們?政府和監管機構有否汲取了雷曼迷債的教訓? 另一方面,政府培植有特權的港交所,銳意爲小圈子集團服務,於03年撤銷最低佣金制,打擊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和從業員的生存空間,全力推行衍生權證的發展,又容許散戶積極參與炒賣,令香港和國內大部份股民都損失慘重。 近年爲求集資額,新股上市重量不重質,新股表現令投資者大失信心。今月初,在沒有逼切性和背離業界意見的情況下,強行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反之廣東省朱省長卻開明地公開地表示了解香港人的憂慮,兩地各有不同文化,不急於批准內地車輛南下,形成明顯的反差。請問是內地官員開明還是港交所獨裁?香港在這種獨裁管治理念和經濟制度下能順利發展嗎?市民有真正得益嗎?究竟誰是最大得益者?大家心中明白。政府是港交所和制度的最終操控者,所制定的政策致令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瀕臨結業,大部份業界從業員收入減少,步向失業,何來共享經濟成果?怪不得港交所總被人批評與小圈子利益集團扯上關係,現時市場的餅是大了,業界弱勢群體卻餓死了,政府有責任嗎?為甚麽想變?要怎樣變?還要說嗎?十多年了,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和從業員總是被打壓,已沒生存空間,我們能不求變嗎?

後記:第四屆行政長官已於3月25日選出,恭賀梁振英先生當選,社會求變,業界求變,只寄望未來特首能兌現對業界"飲水不忘掘井人"的承諾,重新檢討金融業政策,重新討論最低佣金制,停止不公平競爭和惡性競爭,保就業,扶助業界建立健康就業文化,扶持金融證券及期貨業在香港健康發展。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2年03月29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