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烏坎村事件──群眾就是力量 向他們致敬
日期:2012-01-05 [ 分類:行內行外 ]

貧富懸殊已成爲全球重要課題,無論在已發展或發展中的國家,經濟陷入困境或經濟仍有増長的國家,對此課題都難以解决。去年全球的『佔領華爾街』行動,顯示了各國民衆對社會制度和政府政策的不滿,要求政府正視貧富懸殊的問題。有香港特首參選人也提出了成立『中產專業委員會』,目的是為了防止中產向『下流』,希望社會能保持較大比例的中產階層,緩衝社會貧富懸殊的矛盾。中產階層一直是香港社會的經濟組合的主要支柱,同時佔就業人口一定的比例,如中產階層收入不斷向『下流』,成為低收入人士,如此下去將造成社會失衡,對香港經濟的發展有負面影響,也會引發更多的社會矛盾,導致社會不和諧和不穩定。近年來很不幸地,從事香港證券及期貨業界的從業員正是不斷向『下流』的弱勢群體。

日前廣東省發生了震驚全國的鳥坎村事件,據悉烏坎村領導與村民之間的矛盾早在多年前已開始藴釀,只是村領導長期輕視村民的訴願,專制強權,衝突先於去年9月引發,至12月事件開始曝光並擴大激化,引起各地傳媒報道和中央的關注。相信鳥坎村事件的發生並非偶然,乃是長級和基層利益失衡必然爆發的後果。在村民上街抗爭期間,頗令外界擔心事件會越搞越糟難解決,最終恐會以流血收場,但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由省領導出面一錘定音,化解死結,值得慶幸。

香港金融證券服務業港交所享有特權,在推行任何政策時只顧自身利益,從不考慮業界中小型證劵及期貨公司和從業員的生存空間,也不理會本地投資者的投資文化和風險,最令業界不滿的是,港交所口口聲聲說推行的政策都經過與業界溝通和諮詢,更表示是在大部份業界人士或组織贊成下才推行,據了解,事實並非如此。

回想2003年,港交所實行撤銷最低佣金制令行業出現惡性競爭,可是港交所的各種收費卻分毫不減,而業界和從業員的收入則嚴重重創,當時完全不理業界的反對聲音而上馬,否則那會有現時『零佣金』的出現?試問『零佣金』如何叫靠佣金收入的業界從業員生存呢?現在港交所再重施故技,利用『加強競爭力』和與『内地接軌』作為冠冕堂皇的藉口,同時宣稱已進行了適當諮詢,並表示得到大部份業界人士和组織支持,其實港交所再次混淆視聽,偏離業界多數人的意見,這還算是一間有社會責任的機構嗎?坦白說:現時靠佣金收入的從業員比三十多年前的工廠藍領還不如,當年工廠工人也有多勞多得制,稱之為『件頭工』,每做一件,便可收一件工資,為了多做幾件,多收工資,便加時工作,但在『零佣金』的競爭下,靠佣金收入的從業員真的連『件頭工』也不如,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仍要緊守崗位「白坐」。假如日後午膳時間再縮短,除了「白坐」外,也被逼連健康也賠上了,為了與國際接『鬼』,為了口號式的『加強競爭力』,便要不合理地犧牲業界從業員的收入、健康和他們的家庭嗎?

在烏坎村事件上,廣東省委副書記朱明國坦白表明群眾可敬、可憐、也最有力量。業界從業員也屬於群眾,是一群金融業的弱勢群體,多年來一直受有關當局多方面的打壓,溝通也只是假溝通,諮詢也只是假諮詢,試問業界從業員應用何種方法來表達多年不滿的情緒呢?要用甚麽手法才能如烏坎村村民一樣抗爭成功呢?烏坎村村民的團結,群眾的力量,相信是真值得我們業界借鏡!

後記:烏坎村事件顯示了群眾力量的威力,群眾要爭取自身的利益,必須團結起來站出來爭取,否則永遠都得不到勝利。業界從業員們!為了爭取合理權益,為行業前途,你們能做到嗎?

本工會為了業界弱勢群體,將於今日5時招開記者會反對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請支持。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2年01月05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