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業界中產往「下流」
日期:2011-12-29 [ 分類:行內行外 ]

臨近年尾,市況交投淡靜,成交量不足300億元,但「魚缸」仍不乏消息。 CEPA補充協議(八)亦已簽定,今次有關證券的內容主要是提及繼續深化兩地金融服務產品開發,允許人民幣境外合格機構投資境內進入證券市場,増加在岸和離岸人民幣資金的偱環。近年以來CEPA有關證券的協議已簽了多份,但仍未看到有直接惠及香港業界從業員的具體措施,這也難怪,這類高層會議又怎會想及基層真正所需呢?香港作爲國際金融中心,政府及有關機構卻從沒有真正關注過業界從業員,現時從業員又要再次面對嚴冬,還要被港交所踩多一脚,港交所董事會在業界一片強烈反對聲下肆意通過了明年三月五日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相對港交所行政總裁剛收到超過800萬元的獎勵股份,真有天壤之別,這可會是現時及未來的社會政策嗎?

業界從業員繼2003年收到有特權的港交所撤銷最低佣金制的無情「禮物」,今年再收到另一份無情「聖誕及新年禮物」,明年3月5日實施第二階段延延長交易時間。兩電力公司申請加價,由於加價幅度過大,受社會群衆和立法會議員的圍攻,可是業界從業員被有關當局一次又一次削減生存空間,生計瀕臨困境,卻一直得不到立法會議員、勞工團體和社會的關注及重視,莫非數萬名業界從業員的健康,生計和家庭不應受到關注嗎?業界從業員並不想把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事件演變成政治議題,可是第一階段延長交易時間已進行了近10個月,股市成交量屢創新低,業界開支增加,收入減少,投資者無所適從,投資意欲低迷,而港交所不顧事實的結果,在不再進行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諮詢的情況下,強行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的決定,叫業界如何接受,實令業界同業感到憤怒。

上週,有香港特首參選人在造勢大會上宣稱中產佔香港人口最大比例,一定要關注中產的利益,並把中產重新定義,成立『中產專業委員會』探討中產面對的困難,要防止中產收入往「下流」。聽了這番言論,令業界從業員感慨萬分。自2003年,有關當局推行的一系列政策,足令大部份業界的中產階層收入向「下流」,最令業界致命的便是一業兩管和撤銷最低佣金制,已令靠佣金收入的業界從業員入息嚴重「下流」,生活質素轉差。如再實行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失去了午膳與客戶見面溝通的時間,這不單會直接減少了業界從業員商談生意的機會,間接也影響了交易市場的深度和寬度,也令投資者意興闌珊,相信又有新一批靠佣金收入的業界從業員又要向「下流」了,當然與這批從業員息息相關的中小型證劵及期貨公司也同受牽連。

除了工作時間長了,收入減少外,因行業的特性,午飯作息時不足,影響健康,身體質素也要向「下流」,工作質素也向「下流」。最令人感到奇怪的是,現時港交所打擊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的政策與香港特首其中一位參選人的言論背道而馳,港交所把業界的中產變成「中慘」,而現時港交所主席,身兼行政會議召集人與提出成立『中產專業委員會』的特首參選人同屬出自富貴黨,而近期他們的行徑和言論卻互相矛盾,真令人費解?莫非港交所主席不支持舊黨友當特首嗎?不支持舊黨友中產論的治港理念嗎?還是特首參選人只是順口開河,開了一些不會兌現的期票? 今年最後一次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已閉幕,會議提出明年要穩中求進,要惠澤民生,促和諧,加快發展服務業,提高中等收入者比例,而港交所政策卻把中產收入推向「下流」,利用其特權減少業界中產比例,瘦下肥上實非香港社會之福,也有違中央政策,更破壞了社會和諧。至於有特首參選人在造勢大會帶給市民的訊息,希望-人人可有尊嚴的生活,小朋友開心快樂,年輕人充滿希望,長者們活得開心。試問業界從業員一直被人打壓,收入往「下流」,遲早要申請綜援,生活如何有尊嚴?家中小朋友哪會開心?年輕人不願入行,行業哪有希望?長者要為子女收入擔心,何來活得開心?敢問特首參選人,甚麼辨?

後記:美國<時代週刊>選出2011年度風雲人物為「示威者」,請問諸位金融服務界特首選委會成員,你們願意代表業界和業界從業員成為2012年的風雲人物「示威者」嗎?

本工會於11月向港交所遞交了3000個反對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的簽名書,可惜港交所仍一意孤行決定實施並辯稱得到大部份業界人士贊成,為此本工會現再進行問卷調查,以正視聽,希望業界公司和從業員積極回覆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1年12月29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