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從業員大作戰Ⅲ---刻不容緩
日期:2011-11-03[ 分類:行內行外 ]

外國群衆『佔領華爾街行動』仍然持續,相對而言,香港金融業從業員的抗爭行動一直以來可算極之溫和,有行內人士提出疑問?是否正因爲業界行動向來温和,因此業界從業員的訴求總是未能如願以償,永遠都是要逆來順受呢?

多年來,業界最激烈的行動可算是03年爲了捍衛最低佣金制而發起的遊行,當時遊行隊伍超過千人,聲勢浩大。雖然遊行人數相對當時業界就業人數不算太多,但記憶所及,這次是業界破天荒爲爭取權益的第一次遊行抗爭,作爲當時遊行的發起人和主要負責人之一,至今仍感到與有榮焉,唯一可惜的是,遊行並未能阻止有關當局爲了維護大戶和港交所的利益所既定政策,依然在03年強行取銷最低佣金制,加上同年實施的一業兩管,為業界的不公平競爭和惡性競爭拉開戰幔。

時至今日,港交所掛牌的衍生工具泛濫,完全改變了行業正常發展,出現畸形生態。濫發的衍生工具造成雷曼兄弟破産,慘遭傷害的散戶被迫走上街頭遊行抗議追討,他們拉隊到金融管理局和證監會抗議,長年累月地在銀行門囗吶喊呼怨。他們的行動遠比現時『佔領華爾街』行動早,香港的投資者可算是現代全球金融界抗議的先軀,不過這卻令被譽爲國際金融中心的香港蒙羞。

現時群衆的『佔領華爾街』行動,主要目的除了爲喚醒各國政府不要再偏袒大財團,剝削基層社會和就業階層的利益而引起的社會矛盾外,其次是表達對『大財團貪婪惹的禍,惡果卻由社會承擔』不合理及不公平制度的不滿。事實這種社會不公的現象同樣在香港發生,且有過之而無不及,如要追究制度錯配責任的是誰?特首?財政司司長?財經事務及庫務局?金融管理局?證監會?港交所?業界組織?工會?業界從業員?投資者?在未有答案之前,試問制度錯配的背後還有陰謀嗎?為甚麼要趕絕我們-------香港金融界弱勢群體呢?

自港交所上市以來,不斷以追求更高盈利成為最終目標,整天只想找藉口增加成交量,一直漠視只佔總成交量低於10%的C組市場參與者的經營環境,只會側重寬鬆大财團的經營手法,試問在一個要照顧民生和維護民權的文明社會,公平、公正的權利是否用財力和資產的多少,以及權勢來判定呢?香港的股票市場,C組市場參與者員工人數佔全體參與者比率超過七成,同時C組的業界從業員,包括前線和後勤的工作人員佔本港就業人數有一定的比例,養活了數萬户家庭,可是C組的市場參與者和從業員從沒法真正參與就金融政策提供意見的機會。雖然有關當局表示會經常和業界溝通,可惜只是溝而不通,仍然意見接受,政策照舊,專做耍太極的門面技倆便算向公衆交代。其實有關當局很清楚收取佣金是業界客戶主任和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的基本收入來源,取銷最低佣金制必會給行業帶來惡性競爭,現時的5元單宗交易和零佣金便是惡性競爭下的惡果,加上『一業兩管』造成的不公平競爭,銀行可以利用龐大的客戶網絡和資料的優勢強搶證券及期貨公司和業界從業員的生意,試問在這種經營環境下,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和業界從業員如何生存?

今年3月,港交所實施了第一階段延長交易時間,已令中小型證券及期貨公司和業界從業員增添不少壓力,連中午與客人溝通來推廣業務的時間都減少了,從資料顯示,業界的工作時間增加了,C組市場參與者的市場佔有率卻一直下跌,收入每況愈下,經營環境只會雪上加霜,生存空間也越來越窄,相信明年如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只會進一步把C組市場參與者和業界從業員的經營環境推入絕地深淵,試問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府,為何要扼殺市民的就業空間?

後記:<刻不容緩>----C組市場參與者和業界從業員被不公平的制度壓迫多年,業界人士是時候挺身出來「為行業、為飯碗」抗爭了?11月7日星期一5:00P.M.。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將在港交所大門遞交3000個反對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的簽名申訴書。

各位業界從業員:事不宜遲,一起站出來發聲吧!各位港交所董事,請交出你的良心!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1年11月3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