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制度不公,投資者叫苦連天,有誰憐?
日期:2011-10-06 [ 分類:行內行外 ]

雖然歐美經濟前景並不樂觀,但香港仍錄得不錯的經濟增長,失業率維持低水平,創近年新低,不過香港是一個外向型經濟,經濟發展是受內地和歐美各國的環境因素影響,上月聲稱紮根香港的滙豐銀行已表明在未來日子會裁員3000人,據分析稱滙豐今次裁員主要對象是後勤部門,不會影響前線搵生意的營業員,其實企業為增加盈利能力,開源節流便是金科玉律,而裁員便是節流的主要方法,但金融企業有別於其他行業,屬後勤的風險管理和資訊科技部門至為重要,假如所有金融企業都因追求盈利而省卻風險管理和資訊科技人手,必令社會和企業種下日後的禍根。早前瑞銀爆出交易員違規而損失23億美元事件,令人再次質疑投行的風險管理有否出現問題?以及監管制度是否過於寬鬆?現時有債務危機的歐洲國家也令人擔心會違約,同樣表示香港備兌認股證發行商當然也存在違約風險。說到違約,近期香港股票市場出現了令人感到驚訝的『國壽超大買盤』事件,事緣是新鴻基証券在短時間於港股交易巿場掛上超過800個買入盤,以當時國壽每股$18.80計,成交額超過400億港元,而近期港股的每日平均成交額只約600億元,國壽的超大買入盤實令全市場嘩然!這次事件,至今仍有多個疑團未有解釋,最重要的是港交所的交易系統有沒有設置超乎異常的交易上限和阻止此類個體參與者錯入的超級買盤呢?當然證券公司應該對本身的錯誤行為負責,但如果所有「超錯」買盤成交了而證券公司又無法履行結算責任,結果會怎樣?誰去解決事件,誰要負上最終責任?此外,監管機構對此次事件有否進行調查暫仍是個謎?至今,事實的真相是怎樣?外界無法得知,港交所也沒有正式向外交待,相信這次事件最終又是不了了之。

上週四颱風納沙襲港,港股因八號風球而休市,納沙雖然未有做成嚴重人命傷亡和經濟損失,但適逢該日正是9月期指結算的最後交易日,而港交所於9月29日發出通告予交易所參與者,內容說明9月份期貨及期權合約已於2011年9月29日到期及將不會於2011年9月30日繼續買賣,這次休市即令港交所、市場參與者、投資者和客戶主任承担了一次不必要的風險和損失。因颱風而休市被迫持貨多一天,所承擔的風險是不能怪誰,因沒有人能預知天氣變化,但由於9月期指和期權在30號該日只能被動和被迫候結算價,投資者不能於當日提早平倉離場,有部份投資者根本無法止蝕,這樣的結算安排實欠妥善,當然投資者亦有所不滿,議論紛紛。不過最慘的可算是做套戥和對沖的投資者,他們本想利用套戥和對沖來減低風險或賺取鎖定的利潤,但由於9月份的倉口和按金都被鎖定了,沒有多餘按金的投資者根本無法進行掉倉、掉期、套期、套戥和對沖等行動,最終變成焗賭單邊輸到叫苦連天。舉例說:如投資者9月和10月期指做了跨期買賣,按金本來比較少,現時9月期指突然停止買賣和鎖了按金,投資者想再掉期已不可能,想找合理價位拆倉也不可以,至於如有人買了9月期指和沽出現貨、又或沽了9月期指和買了現貨做套戥,想拆倉又怎麼辦呢?有涉及期權交易的便更複雜了,變化更多。

最令人擔心的,這種外來因素,尤其套戥和對沖倉變了單邊倉,而所需的按金突增多了很多,投資者或市場參與者是否會有違約的風險,而這種風險是人為的還是因天災而做成的?又是否可避免呢?而客戶主任在無奈下同樣要承擔投資者的違約風險。請問有關當局、港交所諸君對以上突如其來的風險因素有否作過評估呢?有否考慮投資者無辜的損失呢?從今次8號風球『啟示』是否可對港交所擬施行延長交易時間所作的『傑作』而臨崖勒馬呢?請慎重三思吧!

後記:9月30日期貨市場開市前已接到會員來電投訴9月期指期權停止買賣,按金被鎖,無法平倉和掉期,極不公平。收市後,接到投資者投訴說:『套戥盤、對沖盤無得做,無法掉倉、拆倉,焗賭單邊,輸到喊』。有客戶主任則向我訴苦:『客戶被港交所累死,無端端輸突,自己收埋的佣金都唔夠賠。慘!慘!慘!』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1年10月6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