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金融業不要盲從附會,改變是時候了
日期:2011-09-22 [ 分類:行內行外 ]

歷史慢慢走過去,社會不斷向前發展,企業商家不斷追求最大盈利,勞工階層卻不斷被排擠和剝奪社會成果,社會貧富懸殊差距不斷地擴大,以上都是現代社會和已發展國家的現象和狀況。

在企業和經濟不斷發展的過程中,企業管理層往往為追求高盈利,不惜承擔高風險而放棄有效的監管。尤其是近年的國際金融機構,往往為了尋求更高的回報而發行衍生產品並把主要投資放在高風險的產品身上。而政府和監管機構在富可敵國的財團壓力下,對某些可引致金融危機發生的制度和衍生產品視若無睹,一旦危機爆發,受到傷害損失的永遠都是大眾投資者,同時也成造社會的動盪,由美國次按引發的環球金融風暴可算是近年的表表者。

很可惜,2008年雷曼爆煲事件並未能令政府和企業汲取教訓,上週三瑞士銀行﹝UBS﹞又爆違規交易,旗下一名交易員未經授權交易,招致近23億美元的損失,可能導致瑞銀今年第三季業績出現虧損。類似這種監管疏忽事件已非第一次,也不是第二或第三次,相信也非最後一次。早於1995年英國霸菱銀行交易員李森違規投機衍生工具損失高逹13億美元,拖累233年老店霸菱銀行倒閉。1996年日本住友商事首席期貨交易員濱中泰男進行未授權的期銅交易,令公司虧損26億美元。2008年法國興業銀行交易員克維爾違規炒賣期指交易,令銀行損失超過70億美元,今年瑞銀倫敦分行交易員阿多博利疑因賭錯瑞郎和相關波動率方向的衍生工具令銀行損失23億美元。為甚麼在16年內,類似的重大違規事件不斷地發生,原因何在?究竟是無法監管?還是無意監管呢?

從以上多次事件中,我們不難找到某些共通點,出事企業多是跨國經營集團,有銀行背景,同是因個人違規行為導致公司損失,而巨大損失多因投資在衍生產品身上,由對沖變成投機對賭,重大虧損多因市況逆轉等造成。從表面來看,簡單的說是監管出現了問題,但再想深一層,是否有企業高層假裝視而不見,漠視風險,有利潤便可分紅,有損失便由股東分擔呢?另一值得注意,爆煲企業多與投資銀行有關和因炒賣衍生工具所致,因此,現時有關當局是否需要為傳統銀行從新定位,禁止傳統銀行偏離傳統存貸業務,或將衍生產品回復多年前的分業經營,實行『一業一管』,以減少危機不斷發生?

香港雖稱為國際金融中心,但也不應完全抄襲外國的制度和急於吸引外來資金而不顧風險。事實證明外國銀行混業經營和大量盈利依靠衍生工具是失敗的經驗。銀行混業經營和『一業兩管』已令金融業失信,為全球經濟帶來了災難,美國銀行如不是美國政府出錢打救,相信早已破產了。香港政府和港交所卻無視其風險,『雷曼迷債和I kill you later』事件仍未能令有關當局檢討產品根本性的問題,只改變其銷售手法,就好比有害的食品,不會因改變食法而有益。港交所並未因雷曼倒閉,無法履行發行衍生工具的承諾,決定由利潤填補了投資者的損失,這次損失只是兩億元以下,假若下次涉及數十億元,試問又由誰來填數呢?

上週六,已有約半萬人在紐約走到金融中心華爾街示威要求政府檢討金融業,認為金融大鱷是經濟不景的罪魁禍首,其實在世界各地,因經濟不景而上街示威已成家常便飯。如日後香港經濟也因金融制度錯失而令經濟不景,社會不穩定,有關當局實難辭其咎!

後記:期望下屆特首重新檢討香港的金融制度,不要製造金融大鱷在香港搶掠,要重視關注本土業界從業員的生存空間,令社會和諧進步。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副會長 梁崇讓

2011年9月22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