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金融霸權V
日期:2011-05-26 [ 分類:行內行外 ]

高盛『烏輪』事件事發至今仍未解決,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暫拒絕受理,港交所和證監會立場閃縮又使用『拖字訣』,而高盛表明無意上調『烏輪』回購價,高盛『烏輪』關注組人士猶如老鼠拉龜,不知向誰伸訴。最後是否要對簿公堂?有待變數。如果最終鬧到法庭,勝負未知?但高昂的律師費用是少不了的,律師是穩賺的一方。至於量財方面,這是港交所、高盛和證監會的強項,港交所和高盛是上市公司,每年都有可觀的盈利,用的又是股東的錢,港交所更是特權企業,徵甚麼費,納多少項,市場參與者和上市公司只有無聲接受,要打官司,間接是用股東和業界的錢;高盛被稱為全球金融霸主,其權勢可想而知;至於證監會的經費從何而來,原來是間接由投資者、市場參與者和從業員付出。高盛『烏輪』關注組面對這三大無懼財政來源和霸主,要贏得官司,真是談何容易,合約精神能否得到平反?並不樂觀。

記憶所及,香港賽馬會曾在賭波彩池中開錯盤口,開出派彩賠率超出正常派彩,當時有投注者下了注,馬會基於合約精神,如實派彩。一直以來,香港投資界用『牙齒當金駛』來形容業界注重承諾的金句。有謂公道自在人心,今次的『烏輪』事件,有關當局和發行商的處理手法值得商榷。據知情人士透露:關於『窩輪』上市文件原來可容許修正,而修正的内容是用來保障發行商還是投資者呢?敢問證監會和港交所,為何容許修正『窩輪』文件?是否為了更有效地保障投資者權益?為何上市產品的條文存有灰色地帶?其實在港交所掛牌的衍生產品出現問題已非罕見,而最終承受損失的往往都是投資者。究竟問題出現是誰的責任?誰來保障投資者?證監會!港交所!但是兩者都是特權機構,有任何問題皆可卸責。怪不得有人說:「法律只是保障那些有權、有勢、有錢的人」。

上週六,有報章財經版大字標題刊出『莊家非法沽空太平洋,玩殘溫州炒家,70隻中小型股大地震』。事緣太平洋實業控股(767)在3月底宣佈1供30集資2.2億元,周一(23日)供股的股份開始正式買賣,但近期股價出現急跌,令人懷疑大部份供股股東利用法例的灰色地帶,已預早沽售股份,法例上出現漏洞引致不公平,又是誰的責任?法例保障了何類人仕?

下周六月初,證監會實施新的投資產品銷售要求,規定中介人要評估客戶對衍生工具的認識﹙包括ETF、盈富基金、信託產業基金和最近上市的匯賢產業信託等﹚,中介人要向客戶解釋投資風險和將客戶分類,如客戶沒有書面回覆評估問卷,則在新例生效後不能買賣衍生產品,這種做法,無疑令業界造成不必要的壓力。窩輪和牛熊證成交量佔港交所總成交的份額不少,所以港交所並不會放棄這種高風險的產品,自從雷曼迷債和I Kill you Later事件後,監管當局和港交所為了減低自己承擔責任的風險,最佳方法便將這責任推卸到中介人身上,而身為中介人前線人員的客戶主任自然加添更多工作。上星期文章已提及客戶主任的佣金收入只有減!減!減!而工作量卻有增無減。延長交易時間將工作時間加長了,與客戶見面時間,可推廣業務減少了,還要面對更多的額外工作,這只因受特權企業的霸權行為所欺壓。其實自從窩輪和牛熊證登場,發行商和投資銀行不斷在五星級酒店大搞免費投資講座,並派發記念品來吸引投資者到場介紹窩輪和牛熊證產品,事實窩輪和牛熊證的產品在港交所已交易了一段頗長時間,大部份投資者對這類產品的風險已略知一二。如果不是近期發生了高盛『烏輪』事件,雙方隨時對簿公堂,監管當局都不會突然對新指引這般著緊。其實監管當局如認為某些衍生工具是高風險產品,為何不在產品讓公眾認購時,將產品投資風險分類,反之現時才將責任推卸給投資者和中介人,又為何不與『國際接軌』效法外國某些法例—–『不准散戶投資者直接參與投資高風險的衍生產品,只允許專業投資者和機構性投資者參與』呢?

後記:通脹增加,工作時間增加,工作量增加,佣金收入卻沒增加,誰是主兇?

請繼續簽名反對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籌委會

召集人 : 梁崇讓  林德明

2011年5月26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