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金融霸權Ⅲ
日期:2011-05-12 [ 分類:行內行外 ]

拉登被殺,是非對錯,世人自有見解。但闖進別人的地方進行殺戮,而事前卻沒有跟人家商量,是不是霸權行為?自有公論。是否美國用甚麼手段處理問題,都是正確呢?美國海豹突擊隊用直升機進入巴基斯坦領空前,沒有知會巴基斯坦,事後仍諸多藉口解釋。坦白說,這當然已算侵犯了他國的主權。假若故事情節改寫是美國直升機在巴基斯坦上空遭巴基斯坦軍方擊落,美國政府會否提出抗議?甚至惡人先告狀,出兵攻打巴基斯坦呢?又若故事版本是其他國家派兵進入美國殺人,美國會有甚麼反應?當然這些都是假設和推斷。事實美國政府一早預料巴基斯坦軍方無法探測到美國戰機,才夠膽採取這次突擊行動,霸權行為的出現,只因兩國強弱懸殊所致。

香港的金融證券期貨業出現霸權行為,只因現時本土的業界從業員人微言輕,勢孤力弱,提出甚麼要求也沒有人重視和關注,相反港交所有的是特權,本土的業界從業員始終是弱勢社群。最令人氣結的是97回歸前,港英時代的證券交易所,香港傳統的證券公司和本土的從業員有渠道反映本土業界的聲音,本土業界的聲音會受到重視,並且有一定的業界代表進入港交所的決策階層。可惜回歸已超過十年,本土業界從業員可發聲的空間越來越少,本土業界從業員想進入决策層反映意見已是幻想。對於本土業界從業員表達的不同意見,港交所總是搬出大條道理,“意見接受,政策拒受”,難道這不是霸權行為嗎?為甚麼回歸後,情況反更惡劣,退步了?

證券及期貨佣金可算是我們業界從業員的主要收入來源,沒有了佣金,業界從業員便沒有了收入,生活的開支也難以負擔,但奇怪的是,業界的佣金並非由證券公司老闆和業界從業員來釐訂,卻由港交所決定,港交所一聲撤銷最低佣金制,全行業都無法反對,這完全不合理,這便是霸權。無論業界從業員有沒有佣金收入,只要有成交,港交所便一定有收入,因為港交所不會免費為市場『參與者』服務,也不會撤銷投資者的交易收費。難道港交所要講成本,證券期貨公司和業界從業員就不用成本了嗎?港交所本身可每月強收俗稱的『即時報價費』(在國內和外國這些資訊都是免費的),這是港交所的特權。除了『即時報價費』,港交所還可收取上市費、上市公司每年的管理費、『市場參與者』每年所需的費用、還有結算公司向投資者所收的費用等等。可以說,有特權的港交所每年都是穩賺,但業界則年年擔憂,還要看看哪些新政策會困擾業界?

大部份上市的公共事業企業要加價都須申請和有待批准;馬會賺回來的錢多用作慈善用途或回饋社會;港交所只會將賺取的盈利回報股東和贈股予高層人士,她不僅沒有照顧香港本土業界人士,相反步步壓迫─ 撤銷最低佣金制、縮窄價位、細價股事件、延長交易時間等。這是香港人的交易所嗎?在業界人士的心目中,利用自己特權剝削別人而利已,這公平嗎?這只是霸權行為。

自從銀行可混業經營,業界的『一業兩管』- 造成了『不公平競爭』和『惡性競爭』。『不公平競爭』即銀行可利用其所有客戶資料而宣傳有關證券期貨的業務。『惡性競爭』即大公司不計成本,甚至用其他收費補貼證券期貨業,實行以本傷人 —– 鬥平。勢孤力弱的本土業界從業員憑甚麽跟霸權對抗?

後記:我們總不能坐以待斃,簽名反對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籌委會

召集人 : 梁崇讓  林德明

2011年5月12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