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業界關注  |  活動回顧  |  入會申請  |  聯絡我們
 

金融霸權Ⅱ
日期:2011-05-05 [ 分類:行內行外 ]

『霸權主義』一詞源於古希臘,本意指個別大城鎮或部族對干涉其他弱小城鎮或部族的主權和獨立,以謀取主宰世界(或地區)事務的權利的主張、政策和行動。現今社會,美國仍屢屢使用外交手段或武力干涉別國的內政和主權,故有人稱其為『霸權主義』。在金融界,美國的投資銀行仍操縱世界大部分金融市場,他們利用強大資本和金融財技操控別國的經濟,這無疑是一種霸權行為。現時很多國家都持有美國債券,自雷曼爆煲後,美政府採取量化寬鬆政策以刺激經濟,間接令美元貶值,手持美國債券國家之資產大幅減值,是否繼續買入美國債券令陷兩難局面。另一方面美國又對其他國的匯率指指點點,突顯霸權作風。

上星期的《行內行外》提及有人指港交所雖只是一間上市公司,但擁有的特權和優勢,有金融霸權的影子。綜觀香港的金融機構和上市公司,有特權的只有一間,這便是孕育霸權行為的最大原因,港交所雖不是政府機構,但董事局大部份成員是由政府委任的,部分成員對香港金融界的運作並不完全了解,他們的思維只會趨向與國際接軌及國際金融中心的媚外心態,但實質怎樣才算與國際接軌和建立國際金融中心基本沒有真正的定義—–廿四小時交易?多貨幣交易?多產品?多品種?多投資者參與?還是多外資參與呢?或是減少香港人參與呢?請多幾個外國藉人士負責管理?多些別國的企業來港上市?法例接軌?金錢接軌?時間接軌?制度接軌?人材接軌?還是每天掛在口邊便可以呢?似乎至今大家還不清晰。現時香港的交易和監管制度又不是全是國際化,一時又說要背靠祖國,跟國內走,一時又要向外國看齊,變成跟隨外資大戶的想法,所謂國際接軌和國際金融中心只是給港交所一個最佳的藉口來推行其政策,但很多政策倒頭來都是失敗或無法實行。例如:『納指七雄』算是與國際接軌嗎?成功了嗎?一廂情願的『直通車』可行嗎?『細價股事件』令當年的財經事務局局長馬時亨公開道歉;有官界神童之稱的鄺其志要引咎離開港交所,『細價股』的構思行得通嗎?曾經哄動一時的競價時段鬧劇『匯控勁假時段』,全球為之矚目,這算是做了國際金融中心嗎?容易被基金大戶操控買賣的備兌認股證和牛熊證市場獲港交所積極推廣,令炒賣此類產品的散戶損失不菲,還涉嫌有一宗欺騙性的買賣手法需勞動廉政公署介入調查,近期又出現高盛『烏輪』事件。港交所行政總裁只公開保証投資者不會有損失,並不是以公平和公正的方法去處理,相信又是用拖、分化、打官司鬥錢多來處理,手法仍是以大欺小。至於有些新上市的公司,上市不久便出現問題或發盈警,港交所和證監會理應責無旁貸,但至今似乎仍沒有人被問責,為甚麽呢?有特權便可以了事嗎?作為一個香港人的港交所,應做好把關工作,不要讓有毒的產品流入香港市場毒害香港人及國內同胞,也應重新檢討自己的角色,要做香港交易所?還是香港國際交易所?還是國際香港交易所?此外,港交所推行政策時,是否真有顧及業界從業員的經營困景,還是只要認為有賺錢便可行呢?幾年前強行撤銷最低佣金制,今年實施的延長交易時間,為甚麼總不聽本土業界人士的意見,總不以本土業界人士作主要考慮,而是由港交所和外資拍板算數呢?誰賦予港交所這特權可行使霸權行為,扼殺業界人士的生存空間?今年5月1日香港正式立法實行最低工資,而金融界的最低佣金制已取消卻無人關注。現時已有人提出標準工時,但港交所倒行逆施,先行加時工作,港交所先減業界從業員的收入,後加工作時間,誰人可管?這不是霸權,是甚麽?誰來關注?

後記:為業界爭取權益,請繼續簽名反對實施第二階段延長交易時間

香港證券期貨從業員工會籌委會

召集人 : 梁崇讓  林德明

2011年5月5日

 
 
 
版權所有 © 香港證券及期貨從業員工會
Hong Kong Securities & Futures Employees Union
使用條款 | 私隱政策